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238章 不好!圣人的棺材板壓不住了(三更求訂閱)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238章

    不知道什么時候,原本只能夠容納三十名學子的齋室已然是擠得滿滿當當不下上百人站在里邊,而在四周那些打開的窗戶外,亦露出了一張張年輕或者是成熟蒼老的臉龐。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既有辛辛學子,更有博士、助教,甚至王洋還看到了李格非和李逾父子二人。“李學正?”王洋下意識地叫出了聲來。

    頓時,所有人都不由得把目光朝著那邊看了過去,而不論是學子還是那些教職員工都紛紛地朝著這位太學的一把手行禮。

    “都免禮吧,本官今日特地前來查看諸學子的課業,倒不想,你們這里居然會有這樣一場有趣的比拼。”

    李格非擺了擺手,并沒有徑直走出房中,而是站在原地笑了笑,然后撫著長須朝著王洋微微頷首道。“吳助教的這個上聯出得的確有其獨到之處,不知王巫山你可答得上來?”

    “這個自然是不會有問題的。”王洋是何等樣人,輸人不輸嘴的戰斗狂人,怎么可能會服軟認輸。

    何況李格非這老貨表面上看起來一副很公允的嘴臉,可實際上王洋又豈能不知道這個老貨對于自己的感觀很差,如果不是他閨女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倒騰他,怎么可能答應讓自己入讀太學。

    所以,好歹也算是為了報答李清照那位呆萌的兔子姑娘的一片苦心,王洋也絕對不能讓李格非這個瞧自己不順眼的老家伙攆出太學,至少從王洋的自尊心層面來說,寧可是自己離開的,絕對不能是被別人請出去的。

    “既然如此,那本官也就拭目以待嘍……”李格非撫著長須,似笑非笑地站定。

    旁邊那吳助教在看到李格非的第一眼時,就不由得變了臉色,心里邊揣揣不安,以為李格非這位太學學正是為了王洋過來求場收拾自己這個小小助教。

    畢竟王洋這貨能夠出現在太學,吳助教可是聽說了走的正是李學正的路子,現在李學正一出現,很有可能這場比拼將,以及自己的努力都將盡化煙云。

    可是令吳助教喜出望外的是,李學正來到了這里之后,非但沒有直接干涉這一次的比拼,反倒是話里話外,都透著一股子樂見其成的意思。

    這下子,吳助教真是有一種感激涕淋,恨不得現在就翻窗子跳出去跪舔這位善解人意的李學正的架勢,太善良了,居然真給了自己一個踩著王大才子上位的契機,自己終于有了混跡于大宋上層文化圈的機會。

    王洋也懶得再多說話,深知此刻李格非這老貨肯定很樂見其成自己被吳助教給收拾了,可惜,他們都錯了,而且是錯得離譜。

    別說是區區拿兩個字來取巧的對聯,你特么的有本事拿金木水火土來出對子,大爺我都能讓你們知道風光雷氣電長啥樣。

    人繼續圍攏過來,越來越多的太學的學子們都得知了太學楹聯第一高手在巫山居士來到太學學習的第二天就懟上了,這樣的熱鬧,這樣的八卦,自然是所有文學青年們最喜聞樂見的。

    整個齋室都已經被圍得快密不透風了,而王洋又負手踱步了十息,這才頓住了腳步,然后雙眉一揚,

    “女子好,少女更妙……”王洋仰起了他那張充滿著智慧與才華的英俊臉龐,四十五度度看向天花板,用他那帶著磁性的嗓音,對出了一句足堪名垂千古,流芳百世的名句。

    哪怕是此刻是冬天,可是所有人都仿佛感覺到晴空之中閃過了一道霹靂,天色風云色變,然后……孔圣人、孟子亞圣,以及孔子七十二門徒的棺材板仿佛都在震動,已經有了快要壓不住的趨勢了。

    室內室外少說也有兩三百名辛辛學子,還有七八名博士、助教啥的,更有李格非這位品格高潔,猶如天山雪蓮的太學學正。

    此刻,所有人都像是腦袋挨了一個連環閃電鏈一般,全都外焦里嫩,肝膽俱裂。嘴咧得就像是一群等著飼養員投食的河馬,眼珠子瞪得就像是集體犯了青光眼的大眼泡金魚。

    在場的諸多文學老中青年仿佛看到了天空之中有一道粉紅色的曖昧光芒,穿過了屋頂,射入了齋室之內,恰巧籠罩在王洋那昂揚不拔的健碩身形上。

    而一烈大功率的蒸汽機車正吭哧吭哧地冒著白汽,拉響了汽笛,笛音久久的回蕩在人們的耳中。

    “有問題嗎?”王洋看到所有人都一副挨雷劈得外焦里嫩,傻了巴嘰一聲不吭,難道自己對錯了不成?不對啊,對方是兩個字,自己這邊也是兩個字,肯定沒錯才對。

    就在這個時候,有幾位白發蒼蒼的老博士目含老淚,哆嗦著嘴皮子,干得猶如橘子皮一般的老手拍打在窗臺之上。“妙哉,實在是妙鋒,這個下聯,實在是對出了我輩風流人物的心聲啊……”

    “天哪,太難以置信了,想不到巫山先生果然如此的才華蓋世,兩個字,一句話,簡直就仿佛說進了咱們的心坎里。”這是一位年輕的宅男的激動得熱淚盈眶。

    在這個十多歲就到達法定成婚年齡的時代,很多人的審美觀嘛,嗯,不能說是變態,但是在王大官人這位正義之士看來,都很符合最低三年最高死刑的節奏。

    可問題是自己方才那個下聯一出,這些家伙先是懵逼,旋及一個二個要么激動不已,要么又淚流滿面,到底是什么鬼情況。

    就連那位偽君子李逾也忍不住下意識地沖王洋滿臉崇拜地一禮,不過禮到半途,就挨了自家老爹一個暴擊,揉著后腦勺灰頭土臉的退到了一旁去。

    此刻唯有那位自守持正,三觀嚴謹的老封建李格非擺出了一副諸人皆醉我獨醒的架勢,一又銳利的雙目惡狠狠地瞪著王洋,在他的內心深處,仿佛在說,老夫這雙招子果然沒有看錯,這丫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對個下聯,直接就把太學那嚴謹的治學作風都帶歪到了十萬八千里之外,上至學官,下至辛辛學子,仿佛都在這一刻化身一幫子蹲在青樓里邊正在那里評頭論足的老嫖客。

    “喂!我說吳助教,王某已然對出來了,你到是說句話啊?”王洋目光落在了那眼神呆滯的吳助教身上,看到這貨仍舊是一副呆頭呆腦的模樣,忍不住抄起了筆戳了戳這個家伙。

    “你,你對上了……”吳助教看著王洋,心說這丫該不會是碰巧的吧,不過很快聯想到了王洋的出身。

    對啊,這貨不就一直蹲在青樓里邊吃軟飯,靠著那些女人才得以揚名立萬嗎?難道對起下聯來,也顯得那么的恰如其……嗯,那么的三觀不正。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