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239章 寂,寞,寒,窗,空,守,寡(第一更)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239章

    “好,那你出題。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吳助教深吸了一口氣,不過表情仍舊顯得信心十足,雖然對方的確對出了下聯,但是花的時間可不短,所以,吳助教相信,憑著自己浸淫楹聯數十載的本事,難道還懟不過你這家伙嗎?

    王洋看到吳助教那副模樣,也不禁被激起了好勝之心,對聯這玩意,哥也會,先跟你玩個幾把先。“閑看門中木……”

    此題一出,那吳助教幾乎只是稍微考慮了不過十數息就給出了答案。“思間心上田。如何?”

    王洋不得不點頭承認,這個老貨敢來跟自己互懟,還是有兩下子的,看來,自己需要認真起來了。

    “人中王人邊王意圖全任……”吳助教想了半天之后,冒出了這么一個上聯,再一次讓在場諸人都不禁吸了一口涼氣。

    方才王洋所出的對聯雖然也算是精巧,但是,卻與之前吳助教所出的那個上聯相差不大,但是這一次,吳助教的上聯仍舊如此,可是氣概卻陡然然強盛起來。

    人中王與人邊王,連用了兩王,這可就檔次高大了許多。不過,落在了王洋的眼中,卻不過是輕描談寫就可以解決之事。

    但見那位王洋負起了雙手,微微一晃腦袋。“天下口天上口志在吞吳。”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聽到了吳助教的題目之后,所有人都在緊張地自問若是自己,該如何答題,甚至有些人都還沒有挑到適合的字來對聯,而王洋這邊幾乎就不加思索的答了出來,如何不讓人大吃一驚。

    這樣的答題速度,可是又要比那吳助教又快上了不少。吳助教也有些懵逼了,你特么的能答出第一個下聯,都跟便秘患者似的,好半天才憋出來。

    之后這貨蕭規曹隨的出了一道上聯,已然被自己破解,可是這家伙怎么就突然一下子仿佛開了七竅似的瞬間念頭通達,直接把這道自己珍藏已久的上聯給秒對出來,這也太不科學了點吧?

    而王洋看到吳助教那副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樣子,惡作劇地一笑。“那我這一次出個下聯如何?還請吳助教聽真,止戈才是武,何勞銅鐵鑄鏢鋒……”

    這下子,就連李格非都不由得輕咦了一聲,把目光落在了王洋這個老司機的身上,心說這家伙對楹聯的本事,似乎一點也不亞于吳助教這位太學第一楹聯高手,甚至于應變之快,還猶有過之。

    看樣子,這小子的才華,的確不是吹噓出來的,不過人品嘛,一想到之才王洋一臉淫笑的對出來的那個下聯,家有愛女,而且閨女還總是替王洋說話,這讓李格非的心情越發地不美麗了。

    吳助教哪里能想得到王洋的反擊會來得這么的快,愣愣地看著奸笑不已的王洋,趕緊低下了頭,閉上了眼睛,仔細地回味咀嚼王洋出的上聯,腦中飛快地運轉著,正在思考怎么才能夠接上一個對仗工整的上聯。

    而兩人之前的爭斗的那些對聯,已然在那些太學的學子的交頭結耳聲中,幾乎傳遍了整個太學,甚至有不少原本還留在教室之內自習的文學青年都給驚動了,越來越多的人都朝著王洋他們所在的教室方向趕來。

    而那些博士、助教之流,也自然是不甘人后,既想見識一下這位名揚東京汴梁的巫山居士的風采,同時又希望能夠看到雙方的比斗,當然,亦希望這位人品雖然不怎么樣,但是至少在楹聯方面有著深入研究的吳助教能夠贏上一仗,也算是替太學揚名。

    這一次,吳助教足足花了差不多二十息的功夫,這才有些遲疑地對道。“我對一個喬女自然嬌,深惡胭脂膠俏臉……”

    “這算對上了嗎?我怎么覺得差了點……”

    “對啊對啊,巫山先生可是有五個金字旁,而吳助教的后面五個字雖然皆有月,可是,卻有一個不是偏旁……”

    李格非的眉頭也不禁皺了起來,說實話,吳助教的這個上聯只能說勉強算是對上了,畢竟其中有一個月字旁的確有問題。

    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洋的身上時,王洋一副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無妨,吳助教果然厲害,這個上聯,也算得上是對仗工整……請出題。”

    吳助教愣愣地看著王洋,抹了一把額角的冷汗,此刻他的壓力絕對是大到無邊,特么的不是說這貨只懂詩詞的,怎么轉眼之間,居然在楹聯方面居然面對自己絲毫不落下風。

    甚至還主動出擊,讓自己可謂是疲于應付,這小子實在是太不簡單了。

    接下來,雙方又交鋒了兩個回合,王洋終于開始不耐煩了,嗯,每天都會大運動量消耗的王大爺摸了摸自己那業已經開始憤憤不平的叫喚的肚子,這位吳助教也算是一位很有實力的對手。

    王洋一向看不起那些自己沒本事卻又喜歡瞎得瑟的貨色,但是對于有真本事的人,一向都很佩服,哪怕是吳助教的目的不存,至少對方能夠跟自己互懟好幾個回合不落下風,也算是自己穿越到了這個時代,第一個可以稱為可堪一戰的對手。

    可惜的是,已經被王洋挑起了斗志的吳助教此刻真熱血沸騰,現如今整個太學的人幾乎有大半都圍攏在了這邊,過去吳助教哪里能夠享受到這樣的待遇。

    一切都是因為跟前的這位王巫山,只要自己踩下他,那豈止是太學,整個東京汴梁都必然會記得自己的名字。

    “不行,今日此戰,你我必須分出一個勝負,不然,老夫實難心甘。”吳助教大聲地道。嗯,這貨已經渾身發熱,懟人懟嗨皮了。

    “你是說真的?”王洋不禁揚了揚眉頭,臉上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目光卻顯得極度危險。

    吳助教很是得瑟地道。“那是自然,方才不過是試探你一二罷了,老夫浸淫楹聯之道數十載,若不能勝你……”

    王洋也懶得再跟這個老家伙廢話,而是目光一轉,落在了一名離自己最近的同班學子身上,沖這哥們勾了勾手指頭。“勞煩這位同學過來替王某研墨。”

    這哥們下意識地答應了一聲,很是受寵若驚地來到了王洋身邊蹲下,然后開始研墨,而王洋則在諸人一臉訝然中提起了筆,然后略一沉思之后,便在那張潔白的宣紙之下落下他那筋骨外露的瘦金體書法。

    而他每寫出一個字,旁邊研墨的那名同學就會大聲誦讀出來:“寂,寞,寒,窗,空,守,寡……”

    七字寫罷,王洋擱筆起身,朝著在場諸人一禮之后,邁開了步子揚長而去。所有人,包括那名吳助教全都一臉懵逼的看著那七個濃墨重彩的瘦金體,內心可謂是萬馬奔騰……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