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293章 這特么的還能叫文章嗎?(三更求訂閱)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293章

    王洋此言一出,大殿之內不禁有些騷動起來,心說這小子不會是氣糊涂了吧?趙煦也不禁有些懵逼,心說巫山先生該不會被那趙挺之懟得失去理智以致于胡言亂語吧?

    就在他想開口的時候,卻看到了王洋的投來的目光,還有他那緩緩地擺了擺的腦袋,看到他那副神志清明的模樣,趙煦只能按捺住內心的疑惑,坐回了御案后邊。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就連那忠厚長者范純仁也都忍不住清了清嗓子,朝著王洋道。“王巫山,這里是朝堂之上,可不是隨意妄言之所……一篇文章至少需要三五日光景,難道你想將這大宋的議政之所當成你府中的印刷坊不成?”

    “若是一篇百十來字的文章,若是只印個幾份的話,王某倒不需要那么多時間,只需要柱香功夫便可……”王洋朝著范純仁一禮之后朗聲說道。

    此言一出,大殿之內的那些官員們都特么的快瘋了,你丫這不是在吹牛,你這是在吹鯨魚,而且特么的吹的是藍鯨吧?

    饒是范純仁這樣的忠厚長者,此刻也不由得讓王洋這兩句狂妄之言給氣得笑了起來。“王巫山,你得想清楚,這可不是市井之中,陛下便在此處……”

    “王某焉敢貪慕虛名,想要欺君罔上,只不過是王某自認有這個實力罷了,不過,王某也有個條件,必須要限制在這《論語》開篇第一頁和第二頁上的字,皆可由這位趙學正隨意組合編排成文,然后王某一會自會將樣稿印刷出來。”

    “你此言當真?”范純仁看著站在跟前侃侃而言的王洋,又下意識地扭過了頭去看了一眼那表情也同樣疑惑中透著期待的天子。他真的有些搞不懂了,莫非這小子,真的弄出了一種神奇的印刷術,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就可以文字雕刻印刷出來。

    “姓王的小子,這話可是你說的。好,很好,那趙某就將這《論語》開篇前兩頁的字打亂重組成兩頁,只要你能夠在一柱香的功夫印出來,那我趙挺認當場認輸又有何妨。”趙挺之極力地按捺住內心的激動,是的,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要是贏不了,那真是可以拿泡尿把自個給淹死算球。

    “王某的印刷術,不是誰都可以看的,你不行,只有陛下和范相公這二位仲裁者才有資格。”王洋撇了撇嘴,淡然地說道。

    趙挺之立起了眼角,卻看到了御案那邊的天子趙煦已然站起了身來。“巫山先生為何要如此?”

    王洋想了想,只能朝著那小馬公公勾了勾手指頭,然后在小馬公公的耳朵邊一陣低語之后,小馬公公這才快步地趕到了那天子趙煦的身邊小聲地道。

    “官家,巫山先生讓奴婢告訴官家,此術乃是獻予陛下之壽禮,我大宋有此術,當可使讀書種子百倍于天下諸國,人人皆可得圣人教化,故爾,此術不可輕泄……”

    聽到了這話,趙煦這才恍然,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靠,對啊,特么的這樣神奇的印刷術若是泄漏了出去,那還了得,心里邊不由得又對王洋的保密意識,還有他對于大宋王朝的忠誠又看看了幾分。

    “先生所慮極是,之前是朕思慮不周了……”趙煦先是有些不好意地朝著王洋頷首一笑。“既然巫山先生這么說,那朕便與范卿家做這個見證。”

    范純仁看了一眼那躍躍欲試的趙挺之,還有那一副云談風輕模樣的王洋,還有滿臉盡是期待的大宋天子,不由得輕輕地嘆息了一聲之后,朝著趙煦一禮道。“老臣遵旨……”

    “《論語》的開篇兩頁下來,也有八十余字,這八十余字隨意組合,不安定規的話,那這變化可就是千萬言都止不住啊,那小子哪怕是提前準備好雕版也是不可能的,那他得準備多少塊雕版?”

    “以趙挺之之智,定然會出人意表,那小子還真是自作聰明,到時候,怕是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某位對于趙挺之的老謀深算極為了解的舊黨大員陰陰一笑。

    #####

    坐在一張案幾前,一本從箱子里邊拿出來的《論語》攤開擺放在了案幾之上,而此刻表情顯得有些興奮得潮紅的趙挺之努力地讓自己鎮定一些,努力地思考,該如何才能夠讓王洋沒有辦法提前猜題而事先悄悄的雕版。

    畢竟,在他們這些已經習慣了幾百年的雕版印刷的古人眼中,怕是除了提前備版之外,真的想不明白王洋還能夠有什么手段。

    而幾個與那趙挺之相熟的舊黨官員也湊了過去,幾個人一塊在那里嘀咕起來。而這邊,趙煦聽到了王洋之言后,已然是起了念頭,當既下令,就在御案旁邊,僻出了一小塊空地,又讓人圍上了幕布,隔出了一個大約一丈見方的小空間,又著令數名禁軍士卒守在四面,團團圍住。

    而王洋這才就這么光手光腳的步入了幕帳之中,不大會的功夫,那氣喘吁吁的小馬公公便提來了王洋之前的那個小木箱子也進去了那幕布內。

    這讓身為仲裁者之一的范純仁也不禁起了好奇之心,心說就那么一個小木箱子里邊,怕是能夠擺下十個早已經雕好的雕版就不錯了,難道這小子還真的有什么神奇的辦法不成。

    看到那范純仁滿臉的疑惑一個勁地朝著幕布內東張西望,趙煦不禁心里邊也升起了一絲得意,打了個哈哈之后朝著那范純仁道。“范老卿家看來也不看好巫山先生能做得到?”

    “陛下,老臣的確猜不透那位巫山先生怎么可能做得到那么短的時間之內能夠制出雕版印于宣紙之上。”范純仁朝著趙煦一禮之后,實實在在地答道。

    “那一會待那趙挺寫編排好文章之后,就請老卿家隨我同入其中,一起看看巫山先生如何操作,不過巫山先生的這種印刷奇術將會為……”趙煦那自信的聲音放得很輕。

    但是聽在了范純仁的耳中,卻有些不以為然,但還是嚴肅地向這位少年天子鄭重的承諾,絕對不會泄露出一字半句出去。

    而那邊,趙挺之終于編排好了三頁紙一百二十余字的版面,然后一臉恭敬地呈遞到了范純仁這位品德高潔,素有重望的范相公手中。

    而范純仁看到了手中的那三篇文章之后,不禁一愣,這特么的完全就不是文章,重要的是,三篇文章里邊,都缺少了三個極為重要的字。

    “曰”字、“子”字、“矣”字。可以說,文言文中缺了這三個字,這特么的能叫文章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