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359章 殿試上讓人紛紛側目的王大才子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359章

    若是旁人便也罷了,可是蘇東坡這位身負盛名數十載的北宋大文豪,其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皆在人們的睹目之中。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而隨著蘇東坡的身影,無數道目光也隨之而動,便是那藏身于簾后的太皇太后高滔滔也不禁輕咦了一聲,坐直了身軀。

    至于那天子趙煦,也不禁有些愕然的朝著這邊望來,他自然能夠看得出來,蘇東坡的目標,似乎就是王洋王巫山。

    看到王洋滿臉愕然的看著自己來到了跟前之后,趕緊起身朝著自己一禮,蘇東坡擺了擺手輕聲笑道。“汝乃考生,不必如此,快快坐下吧。老夫只是過來向你打聲招呼,望你能夠盡展一身所學,莫要讓老夫,讓陛下失望才是。”

    “多謝先生勉勵,小子一定會加油。”王洋點了點頭,有些敷衍地答道。周圍那一雙雙既羨又妒的目光,著實讓這位王大才子有種如坐針氈之感。

    特么的老子就是來掙個聲望,爭取能夠混個仕途的你們看個毛線?王洋滿肚子的不爽,卻又不好表現什么。

    這屁股才堪堪落下,王洋就看到了那位原本坐在那御案后邊的趙煦不知道何時也站起了身來,晃晃悠悠的走下了御階之后,也來到了自己的跟前站定。

    王洋這才剛剛提起的筆不得不擱下,趕緊起身一禮。“見過陛下。”

    “先生不必多禮,今日殿試,朕希望先生能夠抓住機會,讓天下士子都看看,名滿天下的王巫山,絕非尋常庸才,如此,朕也才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對先生委以重任,望先生勿負朕之厚望才是……”

    朝著王洋一番叮囑之后,趙煦這才移開,走到了趙佶跟前,鼓勵了這位有史以來第一位參加科舉的親王殿下幾句,這才回到了御案后重新坐定。

    好嘛,原本王洋還覺得自己很不顯山露水的,可是現在,蘇東坡這位大文豪,還有趙煦這位少年天子輪番過來找王洋說話,頓時讓一開始都凝神靜氣構思文章的考生們都紛紛側目不已。

    很快,就有不少的考生反應了過來。“原來是他,想不到名滿東京汴梁的王巫山今日也在這里。”

    “王巫山一出,唉,看來這狀元的稱號是落不到老夫的頭上了。”

    “說得好像巫山先生不在你就能奪得此番狀元魁首似的……”

    “想不到巫山先生州試受冤被趕了出去,而省試又因被除籍而不得入,今日卻又因恩科而得入殿試,看來老天爺果然是很眷顧這樣的大才子的……”

    “此乃朝堂之中,而今乃是殿試之時,諸考生不得喧嘩議論,不然以作弊論處,逐出考場,用不述用……”殿內的監察御史黑著臉清了清嗓子大聲喝道。

    此言一出,原本七嘴八舌的議論聲瞬間變得針落可聞,所有的考生都不由得心中一寒,不敢再嘀咕,老老實實的蹲在各自的案幾跟前,認真的構思文章。

    #####

    “那小子是誰?哀家為何覺得有些眼熟……”坐在簾后邊的高滔滔瞇起了兩份眼,覺得這位身形高大的年輕人怎么看都覺得有些眼熟。

    “娘娘稍待,老奴去打聽打聽……”站在高滔滔身邊的一名小宦官看到高滔滔這等表現,朝著高滔滔一禮之后,繞過了那竹簾,走到了距離御案旁邊,朝著一名相熟的小宦官打聽起來。

    不一會的功夫,這名宦官便回到了那高滔滔身邊,小聲地朝著高滔滔嘀咕了兩句。

    高滔滔不禁滿臉愕然。“他就是王洋王巫山?”這王巫山自己應該沒有見過才對,可為何自己偏偏又覺得得十分的眼熟。

    王洋坐在自己的案幾跟前,雖然表面顯得很是高深莫測,但實際上現在他的內心世界可謂是萬馬奔騰。

    你們這樣搞好嗎?哥的文言文水平也就那樣,特么的能夠通過這段時間所看過的那些策論捏巴出一篇就很可以了。

    可現在,一個二個都跳出來一副我很欣賞你,你肯定會成為本次科舉的大明星啥的,這特么不是典型的趕鴨子上架嗎?

    腫么辦?自己如果真的弄出一篇普普通通的策論來,很有可能反而會被蘇東坡和天子趙煦認為自己是刻意裝逼。

    可問題是,王洋過去所學的知識里,策論這玩意幾乎就沒有,自己總不能拿《鹽鐵論》或者是《出師表》來晃點人吧。唔……好像這些在北宋之前就已經出現了,那自己可就特么的變成赤果果的抄襲了。

    腫么辦?王洋開始有一種抓耳撓腮苦民無計的苦逼感。看了一眼左右,不少人已經開始沙沙落筆。

    王洋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神,開始仔細地考慮起來,策論自己沒學過,至于自己熟悉的北宋以前的名篇自然也是不能用的。

    雖然還有一些名篇不錯,但問題在于,人家天子出的題目是關于大宋的繁榮富強,你特么的總不能去搞什么《愛蓮說》或者《陋室銘》吧?

    時間一點一點的慢慢的前行,名滿東京汴梁的王大才子這會子真有一種抓狂的沖動,該怎么弄,自己總不能在文言文的考場里邊洋洋灑灑寫出一篇白話文的《海權論》和《戰爭論》吧?

    就在王洋冥思苦想的當口,旁邊不遠處一位須發蒼蒼的老考生,提著筆,有些顫微微的,因為老眼昏花,而不得不努力地前傾,看起來整個人似乎都快要撲到那案幾上一般。

    看到這樣一位老人,還為了科舉,而如此兢兢業業,著實更讓王洋感慨萬千,特別是看到這位老儒生那白發蒼蒼,滿臉皺紋的模樣。

    王洋不禁在內心頗為感慨,自己幸好還是翩翩美少年,年輕真好……可惜,自己雖然還是粉粉嫩嫩一少年,而這北宋王朝,卻已然猶如身畔這位白發蒼蒼的老考生一般,已然是垂垂老矣……

    咦……王洋突然靈光一閃,臉上從一開始的迷茫,漸漸的變成了一種驚喜。而此刻,已然距離趙煦宣布殿試開始,已然過去了半個時辰的時間。

    “王巫山,他到底是不是真像那些人所說一般是蘇學士之后我大宋又一文豪……”

    “想要跟東坡先生并肩而坐,甚至是安坐于先生之右,今日怕是可見分曉了。”

    殿中的諸多大臣們都小聲的交頭結耳,而大部份的話題,都跟王洋這位年輕人有關系。

    “王巫山,莫要讓朕失望才好……”趙煦坐在御案之后,大手緊握成拳良久,待看到王洋胸有成竹的提筆落于紙上之后,這才緩緩放松下來,心里邊喃喃地道。

    “能讓蘇學士和官家重視的年輕人,真是讓哀家越來越好奇了……”高滔滔目光幽深地看向那個方向,隱隱綽綽看不真切的年輕人此刻正在奮筆疾書。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