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391章 被人一吼直接跪舔秒慫(第三更)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391章

    “回稟娘娘,此事如今的確是由微臣主持。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聽聞了高滔滔的問題,陳聞庸不由得面露喜色,天可憐見,太皇太后終于注意到了自己這位兢兢業業辦差的能吏。

    “好,很好,姓陳的,既然是你主持,那你為何要惡意攻訐同僚,將這樣的告示貼滿皇宮大內?”朱光庭黑著臉,陰笑著站了出來,然后攤開了一張告示,展示在那陳聞庸跟前。

    陳聞庸一臉懵逼地看著那份告示,上面白紙黑紙的寫著的警告標語,以及自己的署名。

    “這,這不是我寫的。朱大人,你可不能賴在我頭上。”陳聞庸看到朱光庭那副面目猙獰的模樣不由得心中一慌,趕緊搖腦袋。

    朱光庭陰森的目光掃了一眼旁邊那老神在在的王洋,覺得還是從陳聞庸這里更容易找突破口。“既然是你主持這皇宮大內廁改造,那除了你還能有誰?”

    “下官根本就沒有在這皇宮大內寫過字,你……肯定是你,姓王的,肯定是你在陷害于我。”陳聞庸愣了半天之后,惡狠狠的扭過了頭來,并指如劍,直指向王洋。

    “陳大人,字的確是下官吩咐人寫的,可是卻是在您的指示之下,莫非陳大人您忘記自己昨日是怎么交待的了?”王洋表情很無辜的看著那陳聞庸說道。

    陳聞庸不禁有些毛了。“你什么意思,本官什么時候說過讓你去貼告示污辱朱大人了?”

    王洋看著這個急于要擺脫責任,甚至都已經到了口不擇言的地步的陳聞庸。臉色頓時一沉,不卑不亢地道。“昨日,陳大人您巡視之時,曾知會下官和一干右校置官吏,若有人敢在宮禁之內隨地大小便,當警示責之……”

    “下官既要遵奉陳大人之令喻,可是,咱們的人手又頗有不足,自然就選擇一種更加實用的辦法,寫在告示牌上,因為大人您多次提醒下官,您才是主持這皇宮大內廁改造工程的主管官員,那么,這告示上,自然是要署上大人之名才是……”

    “只是下官不太清楚,為何朱大人為一副要吃人的樣子。”王洋慢慢悠悠的說到了這,目光落在了那氣喘如牛,面色鐵青的陳聞庸身上。

    “姓王的,你敢說你不清楚?!”朱光庭鼻孔冒煙的怒吼道。

    “哦,好吧……原本我以為我已經把那種令人臉紅的事情已經忘掉了,沒想到朱大人卻非要強逼下官去回憶往昔……”

    “至今一回想到前天的那一幕幕,唉,實在是讓人辣眼睛,不忍不目睹……”王洋還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

    那邊,趙煦一直趴在案幾上,嘴里邊賽了一塊毛巾,嗯,不如此,趙煦覺得自己很有可能熬不過去,非得笑抽風不可。

    而大殿之內,那種難以掩飾的古怪笑聲又此起彼伏。哪怕是朝堂之中,大多數都是那舊黨官員。

    可是他們也僅僅只是目標一至,大方向相同,可并不代表他們之間沒有爭取奪利。

    而那蘇東坡蘇學士更是很興災樂禍,毫不掩飾自己的一臉興災樂禍。“朱大人,那王巫山故意忘記了什么事情,蘇某頗有些好奇,不若你告之蘇某,若是確有其事,蘇某當替你以大義責之……”

    “蘇學士,你什么意思?此事與你沒有半點的干系。”

    “怎么能說沒有干系?蘇某乃是大宋之臣子,自然要為大宋的社稷分憂,這皇宮大內改造廁之事看似事小,可是居然勞動了你這位堂堂朝庭重臣如此動怒,那就絕非小事……”

    蘇東坡表面上很是道貌岸然的說道,心里邊卻樂開了花,讓你丫的經常在朝堂之上拿莫虛有的罪名來攻擊我,讓你丫的得瑟,怕是你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這么丟臉的一天吧,哇哈哈哈……

    看著那扮無辜回憶往昔的王洋,還有那滿臉義正辭嚴的蘇東坡,朱光庭的心情簡直就像是吡了狗了。

    誰特么的逼你回憶毛線的往昔,你特么又想搞事情是吧?還有你,蘇東坡你特么的能不能別太過份了,這個時候竄出來調戲自己很好玩嗎?

    聽著那王洋一臉坦然,蘇東坡的大義凜然,還有那朱光庭的驚怒交加,陳聞庸瞠目結舌,這話他的確說過,但問題是那朱光庭一副炸毛的樣子是啥意思?

    這個時候,他終于小心翼翼地聲明了一句道。“朱大人,你也聽到了吧。本官的確是有說過這樣的話,可是這上面沒有半點指名道姓的意思,更沒有提及朱大人您的名字。”

    “你閉嘴!”朱光庭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時候陳聞庸居然還在旁邊補刀,直接惡狠狠的一眼瞪了過去,膽子一向不大的陳聞庸直接給嚇得膽寒若栗,垂下了腦袋不敢再多言一句。

    看到這位自稱主管事務的將作少匠居然這么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樣,高滔滔的心里邊越發地不悅。

    哪怕是那朱光庭是自己信重的臣子,但是高滔滔一向自認自己處事公允,更愿意用上帝視角,唔……這是華夏神話體系,沒有上帝,那就是老天爺視角去審視。

    可誰能想得到,這位將作少匠,好歹也是堂堂的從四品官員,哪怕是官階沒有那朱光庭高,可你特么的被那朱光庭一吼就直接跪舔秒慫,難道還能給高滔滔留下好印象不成?

    還好意思跳出來說自己要負責掌握皇宮大內的廁改造之事,我呸!

    至于王洋這位年紀輕輕的狀元公,卻那樣的昂揚挺拔,不卑不亢,說起話來條理分明,不焦不燥,單單這一點,連朱光庭這樣的老臣子怕是都略有不如。

    難怪此人能夠得到官家的欣賞,這樣年紀輕輕,哪怕是被扔到了右校署那么一個清水衙,而且還是一個連高滔滔都覺得過意不去的破衙門。

    可問題在于,人家王洋卻半點的抱怨也沒有,很是勇于任事,甚至還對那種怕是其他的讀書人無比嫌棄的工作下了大力氣,他所總結出來的結論,就連太醫院院正都深以為然。

    最終,太皇太后高滔滔沒有處置任何一方,只是讓王洋和那陳聞庸哪里來回哪里去。而至于那朱光庭的怨憤,非但沒能換來太皇太后半點的同情,太皇太后直接就告訴朱光庭,別成天小題大作的。

    只不過,等到了王洋準備離開官衙回府的時候,將作大匠陳安道來到了右校署。至于那位將作少匠陳聞庸倒是沒有露面。

    王洋有些疑惑地打量著這位表情似乎有些尷尬的頂頭上司,禮貌不失恭敬地一禮道。“不知陳大人來右校署有何指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