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468章 陛下之愿,亦是臣之志也(第一更)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468章

    “什么?!”之前還在與王洋與端王趙佶下跳棋下得十分嗨皮的趙煦怎么也沒有想到,居然會收到這樣一個噩耗。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王洋也不禁有些目瞪口呆,西夏國得北遼援助兵甲糧草,西夏的梁太后遣梁乙逋再次發兵十萬攻打大宋的綏德城,綏德城破,將士死傷過萬,梁乙逋此刻正在德城一帶掠劫。

    得到了甜頭的西夏國主政的梁太后不禁大喜,一面命正在掠劫的梁乙逋就地駐軍,而她更是親自率領二十萬大軍離開了夏都,朝著綏德城進發,看樣子準備要傾國而來,搞上一場大仗,說不定到時候,整個環慶路都會有危險。

    “年初之時,梁乙逋曾率軍攻打綏德城,敗北而還,而今,得了北遼之助,終使綏德城破,壞我大宋萬余虎賁性命,更掠我大宋數萬百姓,西夏蠻子,著實可惱可恨!”趙煦臉色鐵青,狠狠地將手中的茶盞擲于地板之上厲喝道。

    “陛下還請息怒,現如何最要緊的乃是該如何應對西夏對我大宋的攻勢。”王洋看到趙煦那副氣得七竅都快要冒煙的模樣,趕緊開口勸道。

    “是啊,陛下你還是要保重身體,兩國交兵,勝負原本就是難料之事……”孟瑤娘那溫婉的嗓音亦及時的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那滿臉流露出濃濃關切之情的孟瑤娘,趙煦心中一暖,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唉,這就是我大宋現如今的情勢,西夏與那北遼狼狽為奸,左右呼應,我大宋,著實有些獨木難撐啊……”

    “想我父皇經營多年,一直渴望平定西夏之地,還我大宋開國之初盛況,卻最終……”

    王洋看著這位憤憤吐槽不已的少年天子,忍不住隱蔽地翻了個白眼,現如今的大宋,并非是沒有戰斗力,但是的確是因為需要同時應付西夏與北遼兩個勁敵,可謂是雙拳難敵四手。

    進攻西夏,怕北遼來侵,攻北遼,亦擔心那西夏來犯,只能常年處于守勢,可問題在于你只防守,那豈不是等于給了對方從容進擊的機會嗎?

    “……怕是等到了議此事之時,朝中的官員,定然又會紛紛出言開口,希望我大宋能夠秉承息事寧人的態度,多予西夏錢帛,以換和平。”吐槽了半天之后的趙煦最終無奈地嘆息了一聲道。

    “陛下,微臣覺得這樣似乎不妥當吧?”聽到了趙煦之言,饒是王洋很楊裝聾作啞,此刻也有些憋不住了。“咱們大宋又不是軟柿子,他西夏區區小國,我大宋憑什么讓他們搓扁揉圓的?”

    “大宋好歹也有百萬虎賁之師,而那西夏一國,人口不過三百余萬之數,怕是連我大宋一路都不如,憑什么要讓他們如此囂張跋扈?”

    三百萬人口,哪怕是全民皆兵,青壯全捏一塊,怕最多也就是四五十萬,難道說整個西夏國不需要生產放牧,完全靠戰爭來養活嗎?

    趙煦看到站在跟前,一臉憤憤然的王洋,亦不由得大升知己之感,沒錯,自己也是這么想的。

    “你我知道又能如何?那西夏的確一向不事生產,猶如強盜一般四下擄掠為生,再加上北遼為了讓我大宋難起北伐之心,常年資助西夏兵甲糧草,就是希望那西夏成為我大宋的心腹之患。”

    “自我父皇當政起,就一直精修兵甲,意欲蕩平西夏小國,奈何天不助我大宋,唉……”

    郁悶了半天的趙煦突然朝著王洋冒出了一句。“王卿,你覺得我大宋可以蕩平西夏嗎?”

    “這是自然,其實對付區區一個西夏不難,真正的難題是西夏與北遼之間的聯盟。”王洋點了點頭之后,仔細地考慮了一番這才沉聲言道。

    “但是,北遼之所以愿意幫助西夏,那是因為西夏可以牽制我大宋的部份精力,可那也最多是在不損害其自身利益的情況之下,定然不可能損害自己利益的情況之下去幫助西夏。”

    “而這些年來,西夏在梁氏當政之后,一直窮兵黷武,國勢衰微……而他們的頻頻攻我大宋,一來,是因為我大宋在夏宋邊境之地的經營,讓西夏感受到了亡國之危,二來,北遼的催促,讓他們不得不為了能夠生存下去而頻頻發動進攻……”

    聽著王洋之后,趙煦不禁兩眼一亮。“卿的這番對于西夏的見解,我還真是聞所未聞。你的意思是說,現如今之西夏就如同強弩之末?”

    王洋點了點頭答道。“哪怕不是強弩之末,亦不遠矣,不論是西夏大梁后,還是現如今的小梁后,都是以漢人之身,掌統西夏黨項之政,國中矛盾極深。為了將矛盾外引,這亦是他們不得不頻頻發動攻伐我大宋的其中一個原因……”

    “只是,西夏雖然兵少將寡,可是,他們與我大宋不同,我大宋疆域太過廣博,防御面太寬廣。而西夏雖小,卻能夠將自己的所有力量捏成一個拳頭。”

    “如果我大宋在宋夏邊境之地的防御是一口鐵鍋的話,那西夏的軍隊就像是一個鐵釘子,鐵鍋雖然整體質量要強于鐵釘,可是,卻仍舊會有被鐵釘擊穿的時候。例如這場綏德城之戰,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有一句民間諺語就很恰當,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人心終究是會有懈怠的時候……”

    “不錯,一口鐵鍋,可以打造上百枚鐵釘,可問題是,卻很容易會被鐵釘給戳破……千日防賊,不管是誰,怕是都沒那本事。”趙煦深以為然地頻頻頷首。

    良久之后,看向王洋那張同樣年輕的年龐,趙煦不禁有些感慨地道。“可惜卿如今只是七品,不然,朕真想讓你率一只虎賁,代朕蕩平西夏宵小,復我大宋舊土。”

    “臣當然是求之不得,只要陛下一聲令下,臣愿為陛下一馬前卒。”王洋亦不禁有些激動地答道。說實話,他真心看不起那跟塊狗皮膏藥似的西夏小國。

    若不是大宋需要面對像北遼這樣的勁敵,豈會容得一幫子跳梁小丑在那里得瑟不停。

    “你不是馬前卒,你是朕的肱股之臣,有朝一日,你定要與朕一起讓大宋,復我華夏漢唐之時的榮光。”

    “陛下之愿,亦是臣之志也。”王洋看著這位有些激動的大宋天子,深深一揖至地。

    “臣弟雖不材,亦愿效犬馬之勞!”趙佶也同樣一臉激動地拜倒,大聲地說道。

    看到了這一幕,孟瑤娘盈盈拜下。“臣妾愿陛下心想事成……”

    趙煦看著眼前這三人,心中極其快活,不禁放聲大笑起來,仿佛陰霾被一掃而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