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596章 我家大人說了他今天不在(第一更)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596章

    “……你的意思是,我大宋可以擺出一副準備要與西夏議和的姿態來,如此催逼那梁乙逋早日行動起來?”韓忠眼前一亮,下意識地脫口而出道。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韓相英明,如此一來,他梁乙逋降不降宋,我大宋都可以先立于不敗之地,甚至可以說,他梁乙逋降與不降,我大宋都可以從西夏的身上漁利。”王洋一臉心悅誠服地明著這位老司機一禮,給在場的諸人分析道。

    折可適不由得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激動得叫出聲來。“原來如此,好你個王巫山,你這腦子到底是怎么長的?怎么說似乎你都有道理,而且都聽起來頗為可行。”

    王洋翻了個白眼,很沒好氣地道。“沒辦法,還不是讓那梁乙逋那老小子給逼的,不把這里的事情早點處理完,我又怎么好意思趕回環州去成親,他既然壞了我的好事,不給他點顏色看看,豈不是太讓世人小瞧瞧我王某了。”

    諸人皆是一愣,旋及放聲大笑起來,就連韓忠此刻也不禁莞爾道。“怕是此言若是傳揚出去,天下間,還想惹,也敢惹得起你王巫山的人,怕是不會太多嘍。哈哈哈……”

    #####

    “你聽誰說的?”正在一起喝酒吃肉的梁壽與梁佐聽到了麾下的護衛之言,不由得臉色大變站起了身來厲聲喝問道。

    “小的是今日過去給咱們的座騎向宋人的驛官領糧草的時候,聽到里邊有人聊及此事,之后特地去打聽了一下,應該不像是流言,他們的驛站都已經開始為準備遠行的使者準備補給和馬匹了。”那名前來稟報的護衛趕緊答道。

    “他們怎么可以這么做?”梁佐的臉色極其難看的一屁股坐了回去,將那擺在案幾之上的酒杯狠狠地擲于地面憤怒地咆哮道。“這些宋人,太卑鄙,他們這是想要干嗎?想把我們梁氏逼上絕路不成。”

    “閉嘴!”內心也十分焦燥的梁壽忍不住瞪了一眼這個脾氣暴燥的家伙。

    “大哥,難道咱們就真的這么眼睜睜的干看著什么也不做?”梁佐憤憤不已地道。

    “宋庭想要怎么做,那是他們的自由,就像父親愿不愿意歸降一樣,你明不明白?”梁壽長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朝著梁佐語重心長地解釋道。

    “那怎么辦?伯父他到底是愿降還是不愿意降……”梁佐滿臉沮喪地道。

    “先不談這個,你們幾個,一起去好好的打探打探,梁佐,走,隨我去會一會那位王洋王巫山去。”梁壽站起了身來,將那件厚實的皮袍穿上,系上了腰帶。

    “又是那家伙……”一想到王洋王巫山仿佛永遠笑瞇瞇,偏偏說出來的話一句比一比扎心,讓人氣得想要暴跳如雷的樣子,梁佐就覺得無比心塞。

    “除了他還能夠去找誰,宋庭這邊的官員現如今咱們去見誰都見不著,而這王巫山,就是宋庭安排的特使,咱們只能找他。”梁壽的心情也很不美麗。

    主要還是在于這位王大官人實在是太特么的不按常理出牌了,總能把人給弄得一驚一炸的,而且仿佛你只說了上半句,他就已經知道你后面的思路和想法。

    這樣的對手,實在是太難纏了,甚至讓梁壽有一種錯覺,寧可面對老爹發黑的臭臉,也不愿意面對王洋那張英俊的笑臉。

    #####

    “今天,那梁氏兄弟肯定會找上門來,不過今天我不準備見他們。”王洋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用過了午飯,結果廚娘請假回去,沒有人洗碗筷。

    王大老爺身邊就兩個懶惰如豬的護衛,但是他們再怎么懶,總不能讓王大老爺親自動手吧。

    看到這兩個貨色為洗個碗爭執不下,王大老爺決定別出心裁的以斗地主分輸贏,當然王大老爺輸贏都不會下場。

    不過這兩個護衛之中,輸得最多的那個去洗碗。兩個賭棍對于王洋的提議自然不會有任何問題。

    只是他們實在是太小看閑得蛋疼時候王洋的牌技。跟兩位護衛打了好幾把地主,打得這兩個倒霉鬼面無人色,這才舒服地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突然想到了一件正事,朝著正在滿臉哭喪掏著腰間錢袋的凌縱與吳七郎吩咐道。

    “好了,一會你們留一個人在大門口守著,就說我今天不在,出去辦事去了,至于是去做什么,就推說不清楚就完事。明白了嗎?”

    “明白明白,那小的就去了……”凌縱兩眼一亮,剛剛要掏出來的十個銅板立刻塞回了錢袋里邊,屁顛顛的朝著大門竄去。

    “誒誒誒……凌縱你特么的這樣好嗎?咱們倆輸的一樣好不好。”吳七郎怎么也沒有想到,平日里看起來老實憨厚的凌縱居然也會偷奸耍滑了。

    主要還是因為自己是坐在公子旁邊,想要先跑出去,還得繞過公子才行,結果才會被凌縱那個王八蛋給搶了先。

    王大官人興災樂禍地笑了兩聲,拍了拍吳七郎的肩膀。“行了,你好歹就洗個碗,那丫得在外面蹲一下午,天寒地凍的又不是啥好差事,搶什么搶。”

    #####

    守在大門處的那門房里邊,烤著一個小火盆,吸溜著鼻涕的凌縱突然發現自己錯了,特么的自己為什么要搶呢?這樣搶有好處嗎?

    北風那個吹,雪花那個飄,哪怕是縮在門房里邊仍舊顯得很是寒涼。可畢竟這里不是那種深宅大院的門房,而是僅僅拿些木板隨意搭起來的玩意,比那四面漏風的茅草屋好不了多少,自己裹得跟人熊似的凌縱心里邊怨念滿滿地烤著火,依著木墻打起了瞌睡。

    就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當口,卻聽到了有人正在叫自己,凌縱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原來是二位梁將軍到了,來尋我家大人的是吧。不過實在不好意思,我家大人說了,他今天不在。”

    “……”梁氏兄弟直接的就懵逼了,迎著那凜冽的寒風,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這貨不會是有病吧?

    梁壽抽了抽嘴角,這才強擠出一絲笑容看著凌縱道。“你家大人說他今天不在?”

    “嗯,沒錯,交待完我之后就出去了。”還好凌縱總算沒凍傻,反應過來之后自然知道該如何回答。

    “……原來如此,敢問王大人他什么時候回來?”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要不您好二位明天再過來看看吧。我家大人的事,我實在不清楚。”凌縱給出的答案,讓梁壽與梁佐的臉上都蒙上了一層深深的陰云。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