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1073章 還來?特么的你們到底是想鬧哪樣?!(第二更)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1073章

    奏折首先落在了蘇東坡的手中,蘇東坡看罷,表情也幾與天子趙煦無二,一副很懵逼的模樣,就好像是見了鬼似的。

    這讓朝臣們心中越發的心癢難耐,而等那三份奏折傳閱到了他們手中之后,他們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兒去。

    “這,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何源他們搞什么鬼名堂……昨天不是還那么的篤定說王洋抓捕遼國邊軍將士,將犯案的污名潑在他們身上嗎?怎么今天突然又轉了性子。”

    是的,三份八百里加急的奏折內容大同小異,三位彈劾王洋的欽差大人對之前的奏折表示,那不是真的,他們覺得案件事還有很多的疑點,需要重審。

    但是,他們還是要彈劾王洋,肆自率軍犯邊,攻打遼國安定堡。

    這個罪名足以與那出兵越境抓捕遼國邊軍將士相媲美。大臣們面面相窺,這特么的又是什么鬼?

    大家都認真的思考了一番,然后,再一次出了列陣,唾沫星子橫飛的朝著天子彈劾王巫山擅自出兵攻打遼國城池,如今,大宋可是與西夏與遼國之間,已經簽定了互不侵犯的條約。

    這才過去了不過一年多的光景,王洋此人,居然就罔顧圣意,興兵犯北遼,這特么的要是日后大宋諸邊將士人人有樣學樣,那還了得?

    大臣們氣勢洶洶,這邊,蘇東坡與天子的心肝剛落地又提了起來,一下一下,實在是淡定不能。

    這里邊,一定有問題,說不定,還是有什么蹊蹺。天子趙煦與蘇東坡一陣眼神交流之后。

    天子再一次起身,拂袖而去,然后蘇東坡這位大宋首相,再一次站出來彈壓群臣。

    等那些一臉悻悻之色的朝臣們散去之后,蘇東坡則被天子單獨詔見。

    君臣二人,坐在那御書房中,真可謂是有一種同病兩相,相顧無言的感覺。

    “唉,真是的,朕到現在,仍舊是一頭的霧水,那陜西北路,到底是出了什么妖蛾子,為何那三人,如此反復無常?實在是讓人非解。”天子坐了半天,最終還是當先開口道。

    “臣也覺得很是蹊蹺,這里邊肯定有問題,可惜那陜西北路遠在千里之外,咱們就算是想要知曉真相,這一時半會的,還真是……”蘇東坡攤開了雙手,無可奈何地道。

    “那依蘇卿之見,該當如何?”

    蘇東坡沉吟半晌,最終朝著天子進言道。“臣以為,陛下應當繼續以不變應萬變,此事,暫時先壓一壓,看看后續,還會有什么情況,畢竟此事太過反常了。”

    “也好,就依蘇卿之言,只是他王巫山抓捕遼國邊軍將士,攻打安定堡,怕是這兩個消息,應該不會有假。”

    “這擅起邊釁,罷了,就先等著看吧。”天子最終同意了蘇東坡之言,不過還是告訴蘇東坡,讓他趕緊給王洋去信,詢問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三天清晨,天子照例起了個大早,但是,今天天子趙煦實在是有些累了,不太想去上朝。

    前兩天朝堂的紛亂,饒是天子意志堅定,此刻也忍不住有些心煩意亂。不過,面對著身懷六甲的皇后孟氏之時,天子趙煦還是很好的掩飾住了自己的內心活動,笑瞇瞇地用著精美的早膳,一面跟皇后孟氏小聲的說著什么,時不時逗得孟氏掩唇偷笑不已。

    而在這個時候,又有一名宦官,拿著一封來自陜西北路的八百里加急,狂奔在宮中……

    “陛下,來自陜西北路的八百里加急奏報……”馬尚從外面探了頭進來,看著那正在跟皇后孟氏甜蜜蜜的天子趙煦,忍不住小聲地低喚道。

    “又是陜西北路的?”天子趙煦一臉呲了狗的表情轉過了頭來,朝著那馬尚望過去,馬尚可憐巴巴地點了點頭。

    “陛下,您快去忙吧,國事要緊。”倒是那皇后孟氏很是體諒。

    天子趙煦點了點頭,這才快步而去,從那馬尚的手中接過了奏折之后,迫不及待地便攤開打量起來。

    “咦,居然不是那三個家伙的彈劾奏折了?”看清了這份奏報的作者并非是那三位,而是那御前班直的黃都虞候,天子趙煦暗松了口氣。

    那三個家伙反復無常的奏折,著實讓天子對他們有些失去信心了,黃都虞候的奏折倒是不像那三位能臣干吏那般文采菲然。

    而是平鋪直述地把他這數日以來的所見所聞,十分詳盡的記錄在了奏折之中。這反倒能夠讓天子更加直觀的得知陜西北路所發生的事情。

    以及那三位欽差為何會前后反復,以及王洋為何會興兵抓捕了那些遼軍的邊軍將士之后,又再一次出兵,兵困安定堡,破了安定堡門之后,找到了遼國邊軍將士偽裝成馬匪,越境害大宋百姓,掠劫大宋財物的鐵證。

    看罷了這封長達數千言的奏折,天子趙煦不由自主地長出了一口大氣,臉上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這才對嘛,這才是朕所認識的王洋王巫山。走,隨朕上朝去。”

    馬尚看著那位步履輕快的天子趙煦,不由得暗松了一口氣,看樣子,陜西北路的事情,應該是朝著天子所預期的方向發展了,這就太好了,相比起來,馬尚還是更愿意看到天子喜笑顏開,而不是沉天陰著個臉,搞得好像誰都欠他三五百萬貫錢似的。

    朝臣們很期待著早朝的開始,不少人都磨刀霍霍,等著天子到場,無論怎么樣,他王巫山抓捕那些遼國邊軍將士,無端攻打遼國安定堡,肯定是不對的。

    只要抓住這兩個重點,那么,大家就相當于是立于不敗之地,看你天子還能怎么包庇王洋那貨。

    很快,當宦官竄了進來,告訴大家天子駕臨,所有的臣工們以最快的速度各回列班,滿心期待著朝會的開始。

    只是,天子出現之后,等諸位臣工剛剛見禮,十余名大臣便迫不及待地跳了出來,正要向天子彈劾之時。

    “諸位卿家且慢,朕今日一早,又收到了陜西北路的八百里加急奏報……”天子趙煦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揚起了手中那份頗有些份量的奏折朗聲說道。

    瞬間,滿朝文武全都瞠目結舌,還來?特么的你們到底要鬧哪樣?這下子,所有人都淡定不能了,蘇東坡也是一臉吡了狗的表情,兩眼死死盯著那份天子手中高高揚起的奏折上。

    -- 上拉加載下一章 s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