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1195章 你得罪我一厘我要報復四十米……(第二更)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1195章

    記得似乎連朝庭都給驚動了,自己也挨了不輕的處份,重要的是還讓那位太皇太后很是惱怒,導致了之后自己不得不遺憾地離開了太學。

    “那么想必王學長應該知曉,我太學與國子學之間,勢同水火、勢不兩立。”何遠雙目直視王洋,侃侃而言。

    “而王學長您乃是我太學諸同學心目之中的太學表率,您為我大宋所立之功勛,我等無不為您歡呼雀躍,恨不得能夠追隨學長左右,為國效命。

    如今那數萬流民需要安撫安置,您來太學招募人手,我等自然是舉雙手贊同支持。但是……”

    王洋果然不出意外地聽到了但是這兩個字,不過,已經在寫出通告之時,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的王洋此刻只是挑了挑眉頭,示意這位斗志昂揚的學弟何遠繼續說下去。

    “但是為何您要將那通告張貼到國子學去,您這么做,學弟實在不知道是何用意,難道學長以為,我太學學子,不如國子學學子?”

    何遠前面所言,倒也還算是挺正能量的,可是到了最后的疑問,則讓王洋的臉色微微一沉,不止是王洋,就算是在學子之中的不少人,都面現不悅之色,望向了何遠。

    “何同窗,此言太過了吧?”

    “趙同窗,王學長既然自認乃是出自我太學,那么,他就應該擔當起表率的責任。可是如今,王學長用人,居然如此不問出身,這也著實太讓何某有些失望了……”

    “我太學學子雖然不多,但也不比國子學的少,王學長若是攬臂高呼,何某相信必定從者甚重。可是,王學長卻對我太學與國子學一視同仁,呵呵……”

    說到了這,何遠不禁冷冷一笑,不過想了想,還是沒敢再進一步挑釁下去。“故爾,學弟想請學長為我解惑。”

    他何遠當年也是剛剛入學,得見那王洋在太學叱詫風云的樣子,不禁悠然神往,而且他也是自視甚高的才俊之士。

    只是沒有想到,在太學精心的準備了三年之后,居然科舉之時,直接就是掛在了榜單最尾,而達太學里邊不少過去成績沒有他好的,反倒一個二個都蹲在了他的前面。

    這讓心高氣傲的何遠實在是忍耐不下去,干脆一怒之下,拒絕入仕,決心要重讀。不過,他這樣的舉動,倒是獲得了不少太學學子的贊喻,畢竟大家都是年輕人,這種寧為雞頭不為鳳尾的錚錚風骨,還是很能吸引一批追隨者的。

    而現如今,王洋這位昔日的太學學子們的偶像居然會在這里出現,這位一直想要出風頭,成為新一代的太學學子表率的何遠自然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來。

    按他的意思,自然就是長江后浪推前浪,把前浪拍死在沙灘上那自然再好不過了,就算是拍不死,那好歹自己也能夠在諸人的面前好好的露一露臉,展示了自己面對著朝庭二品高官之時,仍舊剛直不阿的錚錚風骨。

    何遠對于自己的嘴皮子還是很有自信的,哪怕是到最后舌辯不過王洋,低頭認輸也無損自己的聲名,反倒會讓一干太學學子能夠看到自己敢于站出來說話的勃勃英姿。

    總之,聲望是需要刷的,王大官人就是一個很好的刷坊boss。

    “此事我自然是知曉的。”王洋臉上的笑意一斂,鄭重地點了點頭答道。“但是……”

    何遠看到王洋如此,心中暗喜,看來,終于到了自己跟王洋這位太學偶像辯論的環節了,趕緊擺了一個姿態,準備等王洋提出問題之后,自己能夠以最瀟灑從容的儀態和犀利的言語進行反擊。

    但是之后,王洋嘴里邊說出來的話卻讓在場的一干人等滿臉錯愕。

    “何學弟你實在是太讓王某失望,王某真不知道,你在太學苦讀數載,到底都學到了什么……”王洋滿臉惋惜之色地打量著跟前的何遠,表情很沉痛,目光很惋惜。

    那副模樣,簡直就像是一位敦厚長者,正在看著一位不思進取,不學無術,無惡不作的弟子。

    這下子,在場的過百學子,包括王洋屁股后邊蹲著的許昌等人直接就迷了。王大官人這是要弄啥?

    不是說好了他今天是要來這激勵更多的太學學子去加入到安撫安置流民工作當中的嗎?

    那既然如此,應該是說好聽話才對,哪怕是這位叫何遠的學子言語之間雖然有些不恭敬,可好歹您身為太學的學長,耐心解釋一下不就行了,何必直接這么懟過去。

    瞧瞧那個叫何進的,直接讓您老人家都懟得兩眼發直,臉色如鍋底了都。

    而那些一干太學學子也都滿臉疑惑之色,不少人也隱現不忿之意,覺得王洋的這話著實有些太過份了。

    #####

    “王學長,何同窗雖然言語之間,稍有冒犯,可是也不至于惹到您居然如此……”旁邊,有一位年輕的學子忍不住站了出來,想要說上一句公道話。

    “是否覺得王某說話顯得有些過份了?”王洋嘴角微微一揚,這一次,卻沒有直接懟回去,而是很和藹地朝著這位年輕學子淡淡一笑反問道。

    “學弟我覺得確實有些過了……畢竟何同窗乃是向學長您請教。”又有人站了出來說話道。

    而方才讓王洋那話懟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哽得兩眼翻白的何遠這個時候才緩過氣來,看到連續有同窗站了出來替自己說話,不由得大喜。

    “王學長,就算是學弟我言語之中,或有冒犯之意,但那不過是無心之失,莫非是學長您不愿意回答學弟我的問題,才會故意如此,想要轉移話題不成?”

    看到這位何遠又硬了起來,一副想要繼續跟自己正面硬剛的架勢,王洋不由得一樂,之前聽聞這貨中了科舉又回到太學復讀,倒頗有些欣賞于他。

    可是接下來這家伙那咄咄逼人的提問,王洋何等樣人,從這貨咄咄逼人的提問,就直接明白了何遠的用意。

    這讓你敬我一尺,我還你一丈,你得罪我一厘,我要報復四十米的王洋直接就毛了,別說你丫的是學弟,就算你是大吊學妹,老子也要懟得你懷疑人生。

    剛剛那幾位學弟們站出來說話,倒讓王洋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過了,可結果,何遠自己又跳了出來,這下子,睚眥必報的王大官人不再猶豫。

    “其實原本王某不想就這個問題繼續說下去,可是你非但沒有因為王某之言而自省其身,反倒還繼續糾纏,實在是讓我大失所望。”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