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1335章 總覺得這個戲精又要搞事情(第一更)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1335章

    而王大官人自然也回歸到了朝臣之列,老神在在的蹲在自己的位置之上發呆,很是興致盎然地打量著那些表情很不自然也不太自在的新、舊兩黨官員。

    親自參與了科舉的王大官人自然很明白這幫子家伙的心思,而且他對太學武科的那些學子們很有信心,已然能夠篤定,自己之前的賭約,已然是贏定了。

    “來了,來了……”就在這個時候,還在等待著天子入朝的那些朝臣們聽到了身后轉來的聲音,都不約而同的轉頭望去,看到了樞密院大佬章則捧著那封得嚴嚴實實的盒子,昂然大步入殿。

    而在他的身后邊跟著的,則是另外兩位考官,其中的兵部鄧尚書那張老臉實在是不怎么好看,陰沉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

    章剛步入朝堂,一幫子軍方大佬已然圍攏上前來,不過他卻只是含笑不語,畢竟天子還沒上朝,這個盒子,只能交給大宋天子親啟,由天子恩準之后,武舉的結果方算有效。

    至于那位鄧尚書,同樣也被一幫子的舊黨大佬圍攏住,迎著那一張張忐忑不安的詢問表情,鄧尚書面泛苦澀地微微搖了搖頭,便站在列班之中閉目垂眉,一副裝死的架勢。

    得見如此,那些新、舊兩黨的大佬們都不由得心中一沉。

    這個時候,隨著宦官的尖嗓子聲,天子趙煦大步的步入到了朝堂之中。

    #####

    “啟奏陛下,奉陛下詔,今科武舉省部試舉試已然全部完成,此乃錄取之名冊,還請陛下御覽……”章當先出了列班,雙手奉上那個打著封條的盒子。

    馬尚趕緊快步上前接下,轉身呈到御案之上。天子輕輕地拍了拍盒子,打量著那滿朝的文武,看著那一張張表情頗為復雜的臉龐,不禁露出了一個玩味的笑容,親自動手撕開了封條,拿出了里邊的名錄攤開。

    “這個結果,著實是有些出乎于朕的意料之外,相信朝中諸卿,也很難想象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天子那略顯得夸張的語氣還有表情,讓那些臣工們都不禁有些騷動起來。

    “不過,既然是樞密院、三衙以及兵部都認可的結果,那么,朕自然也必須要認可這個結果……”說話間,天子招了招手,馬尚很是識趣地趕緊打開了一個印泥盒,天子趙煦親自蓋上了印鑒。

    表示著天子認可了這份武舉省試的錄取名冊,不過天子并沒有第一時間交給章,命其著人拿去張貼,而是自己自顧自地念了起來。“……省部試第一名:王洋!……”

    這個名字一出來,朝堂之上,都時一片嘩然,所有的目光都聚攏到了王洋那張略微錯愕的臉上。

    “恭喜王卿了,成為了我大宋第一位取得文狀元之后,在武舉省部試拿到了武舉會元的第一人。”天子笑瞇瞇地朝著王洋頷首笑道。

    整個朝堂之中的那一雙雙眼睛,全部都落在了王洋身上,特別是李格非這位岳父大人,此刻的表情更是份外古怪,而旁邊的一幫子損友們紛紛恭賀李格非佳婿牛逼六六六,拿下了文狀元不說,現如今還對武狀元發起了沖擊。

    而天子頓了頓之后,則是繼續念了下去,隨著那一個個的名字傳遍朝堂,那些朝臣們的表情則顯示出了巨大的落差。

    那些兒孫們正在參與此次武舉科考的軍方大佬們的表情真可謂是精彩紛呈,那一張張看起來像是驚嚇多過驚喜的嘴臉,足以證明他們自己真是小看了那些昔日調皮搗蛋的兒孫。

    沒有想到他們居然真的能夠在短短大半年的功夫,就變成了大宋的棟梁之材。

    而每當一位軍方大佬的臉上露出這樣的表情,那些之前跟王洋有了賭約的新、舊兩黨的大佬們的心就越往下沉,沉得都快要掉到那路邊的陰溝溝底了。

    當紈绔子弟的名字已經出現了七次之后,王大官人臉上的表情卻沒有太大的變化,反倒是顯得有些沉重的模樣,這下子,非但是天子覺得奇怪,便連那些時刻都在注意王洋的官員們都滿臉疑惑之色,這是怎么了?

    這位王大官人麾下的學子,已經有了那么多成為了此次武舉的勝利者,這貨卻還是一副很生氣的樣子,這又是想要鬧哪樣?

    天子終于當場宣讀完了這份名冊之后,交還給了章,而章則是趕緊著人立刻趕往考院外,將這份省部試武舉名冊拿去張貼。

    天子的目光掃過朝中諸位臣工,最后落在了王洋的身上,然后似笑非笑地道。“諸位卿家,之前,爾等在朝堂之上,與王巫山立下了賭約,今日結果已出……”

    天子話音未落,章,這位御史臺大佬便越眾而出,然后朝著王洋深施了一禮,然后一臉誠懇的模樣道。“王大人,恕章某眼拙,想不到王大人居然能夠在短短大半年之內,便將諸學子調教成才,如此手段,章某不得不服……”

    章第一個跳出來認輸,雖然態度顯得不卑不亢,語氣風度猶在,只是他看到王大官人那張沒有什么表情的嘴臉時,內心真猶如吡了狗一般,下次我要是再跟你賭我就是個棒槌。章在內心如此惡狠狠地發誓道。

    有了第一個人帶頭,那些朝臣大佬們再不情愿又能如何?要知道,當時的賭約,天子可是見證人,難道大家伙還能當著天子的面自食其言不成?

    王洋看似平靜,又顯得心神不屬的接受了這些朝臣們或者風度翩翩,或者是憤世嫉俗,或者是不甘不愿的道歉,卻一直都保持著這樣的表情。

    終于讓好奇心滿滿的天子忍不住了。“王卿,你這是怎么了?”

    “陛下,臣是在痛心……”王洋越眾出了列班之后,朝著天子深施一禮,然后滿臉沉痛地道。

    “痛心什么?”天子趙煦有些迷茫了,這不是一片形勢大好嗎?那十多名紈绔子弟,省部試錄取了八名,你也獲得了武舉省部試的會元,還有什么不開心到令你痛心的事情?

    “臣沒有想到,太學武科,學子七十余,而今合格參加科舉者不過五十出頭,而考取武舉省部試者,不過三十二人,如此成績,實在是讓臣痛心啊……”

    王洋的表情顯得那樣的沉重與憤忿,仿佛是真的一樣。

    “……”一干文武大臣,眼珠子直勾勾地盯著王洋,內心突然狠狠地臥了一大個槽,總覺得這個戲精又要搞事情……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