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1381章 求戰而不得的馬將軍很是惆悵(第二更)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1381章

    遼海水師都督耶律塔不也陰沉著臉,將手中的那些國書和降表副本隨手扔給了身邊的親兵,大步的來到了船頭,看著宋國的水師,良久,這才沉聲言道。

    “諸位,若是我大遼水師決死與宋國水師一戰,諸君以為,勝算幾何?”

    “……”

    一干將領你看我,我看你,都很靦腆,也很羞澀,實在是不好意思回答這個令人絕望的問題。

    這個時候,一位年過六旬,須發斑白的老將軍站了出來,朝著耶律塔不也一禮,表情沉肅凝重地分析道。

    “大都督,末將以為,以我大遼水師之實力,若是決意與宋國水師爭鋒,若是勝,怕也只能是慘勝之局……”

    “然宋國海域廣闊,水師遠遠超過我大遼。到了那個時候,若是宋國再調其他水師來犯我大遼沿海,那時,我大遼水師殘部,怕是再難抵御,到時候,我大遼沿海必然是烽煙遍野。”

    “所以,老夫以為,大都督不該爭一時之勝負,而應該著眼于長遠才是。”

    “有道理,老將軍言之有理……”一干將領都不由得不被這位老司機的口才給打動了內心,這特么的才叫語言藝術。

    就連耶律塔不也也不由得長出了一口大氣,特么的,總算是有了臺階可下,看來古人說得沒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啊。

    “那依老將軍之意,該當如何?”耶律塔不也轉過了頭來,朝著這位老將軍露出了和顏悅色頷首相詢道。

    “這個,老夫覺得,既然事態未明,未免與宋國相爭,使那女直得利,所以,老夫認為,大都督應該率領水師折道向北,趕往辰州補給,順便派使趕往東京道遼陽府請示東京道總管耶律余睹大人,再定行止不遲。”

    “此乃老誠謀國之言。”聽到了這里,耶律塔不也也不禁長出了一口大氣,還真沒錯,自己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跟那實力遠遠強過自己的宋國水師硬碰硬。

    之前那位老司機說慘勝什么的,那只是為了臉面說的,真要正面硬剛,滿是大遼的水師全得葬送在這里。

    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自己能夠逃回大遼,等待自己的難道還能有好果子吃不成?

    但是如果不戰而退回駐地,臨敵怯戰的罪名是逃不掉的,自己的下場也好不到哪去。

    所以,唯今之計,就干脆先別理會宋國的水師,徑直北上而去,先到那辰州去補給,然后派人去聯絡大佬們,告訴他們,宋國水師的強悍實力,讓他們來判斷應該怎么辦。

    到時候,打還是不打,雖然是由上面說了算,可好歹,主要責任就不是自己的了。

    #####

    那蕭也該回到了北遼的艦隊約兩刻鐘之后,北遼的戰船居然就那么整齊劃一的集體調轉船頭,然后朝著西北方向而去。

    “……他們,他們這是想干嘛。”馬奎呆呆地看著那些漸漸遠去的北遼水師,差點把自己手中的望遠鏡給砸出去。

    “他娘的,這幫子家伙也太沒膽了吧,居然就這么走了?”

    宗澤很是哭笑不得的勸道。“馬將軍,他們不走,難道還等著被數倍于他們的大宋海軍收拾不成?”

    “這樣一來,那我膠東海軍,豈不是半點戰績也無,原本還以為,除了收拾那些海盜之外,總算是有了可以堂堂正正一戰的對手,可你看看他們,呸!簡直連海盜都不如,連狠話也不敢放一句。”

    看到馬奎如此氣極敗壞,宗澤除了翻著白眼勸解之外,實在是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也不怪馬奎如此,畢竟,這膠東海軍,可是他一手辛辛苦苦組建起來的,期間,為了磨練隊伍,成日領著膠東海軍到遼闊的大海之上尋敵廝殺。

    依靠著清剿海盜來達到練兵的目的,倒是讓大宋的北部海域變得十分的安寧,可是,海盜清剿了,大宋海軍也就沒有了對手。

    這讓頗為渴望率領著大宋的海軍建功立業的馬將軍很是憤忿,而今,好不容易等到了遼國的遼海水師殺氣騰騰而至。

    可是偏偏奉命不能主動出戰,只能等對方先出手,結果對方居然特么的屁都不放一個就這么直接溜了,這自然讓馬將軍很是惆悵。

    不過對于大宋而言,還有那些正在指揮民們加緊筑城的種師道而言,都是好事。

    種師道在視查了寧州與復州之后,最終確定放棄相鄰不足五十里的復州,而選擇了最北的,地勢也更加的緊要的寧州筑城。

    除了寧州,還就就是鎮海府,當然,蘇州城也必須修筑,如此一來,這就在遼東半島之上,形成了犄角之勢,三座城池,都是在靠海的位置,若是到時候有敵來犯,那么這三座城池,都可以得到大宋海軍的支援。

    而此刻,三千女直軍隊仍舊留在寧州北部地區,干擾遼軍的視線,而在后方,無數的勞力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日夜兼程的修建著城池。

    單單是寧州城,不光是隨船而至的工匠,還有大宋的水師將士也加入到了熱火朝天的建設當中。

    畢竟大家都明白,現如今所要做的就是爭分奪秒,越是早一日修筑好,那么大宋能夠穩守住遼東半島就能夠多上一分機會。

    幸好,北遼的東京道的主力大軍都集中在了黃龍府一帶,而那開州又將遼陽府最后的精力給牽扯過去。

    導致距離寧州一百五十多里外的辰州在不了解來犯之敵的實力的情況下,只敢龜縮于城中,不敢南下。

    只是派遣了一些細作與探子,只可惜,南下的路,全被堵得嚴嚴實實的,三千名女直完顏部的勇士就是三千名優秀的獵手,讓那北遼的探子根本沒有辦法潛入。

    而那蕭撻不也從中京出發,召集軍隊,趕到遼陽府,最多也需要花上近月光景,在那之前,兵力都已經布置于各地,連現如今遼陽府城內都只剩下了不到五千人馬的東京道總管耶律余睹所能做的,怕也就是眼巴巴的等待著援軍的到來。

    不過,他還沒等到蕭撻不也率軍來援的消息,就接到了遼海水師都督耶律塔不也傳來的消息。

    看著那耶律塔不也在信中所言,東京道總管耶律余睹兩眼發黑,終于可以確定,原來,之前從寧州、復州等地逃散而來的遼國百姓殘兵們所帶來的那些降表、國書什么的。

    并非是女直人拿來惑亂大遼軍心的計策,而真是宋國與女真人真的勾結在了一起。不然,宋國的水師為何會出現在遼國的遼東半島。

    既然連水師都出現了,大宋的軍隊已經在遼東半島登陸了也指不定。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