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都市言情 -> 娛樂超級奶爸

第三十一章 牛的一匹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時間在流逝,十個練習生的名額也隨著一名名學生的減少,越來越少。

    到后來,評審們擔心后面還有更有才華的學生出現,所以就直接剩下了一個練習生的名額,增設了待定的選項。

    眼瞅著時間臨近了晚上六點,學生們還有三百多個沒看。

    郎文星說道:“再看劇場里的最后兩人,然后就從待定的學生里面選擇一位練習生出來吧。”

    這時候,在小舞臺劇場的兩側,也坐了一些人。

    左側坐著的是已經確定的練習生,一共9名;而右側坐著5名學生,4男1女,其中3男是選出來的待定人選,另外1男1女則是最后一次走進劇場的10人里面剩下的最后2人。

    “好!”眾人點點頭,“下一位。”

    一名看起來二十歲上下,染著一頭黃發,身材高大、勻稱,大眼、高鼻梁的年輕小伙子來到了舞臺上,向眾人鞠躬:

    “各位老師好,我叫劉凱,我是華戲網絡教育系音樂劇表演專業的大一學生。”

    就和其他的高等院校相同,華戲近幾年也新建了網絡教育系,就相當于夜大、速成班,只不過比起速成班來,這個系的專業,也需要積攢學分和考試,學歷同樣被國家所承認。

    當然了,這網絡教育系也有缺點。

    可能是華夏人的通病吧,因為網絡教育系就相當于成人教育,全日制普通高校的學生,瞧不起網絡教育系的,認為他們就是花錢買證。

    “網絡教育系?”

    “開什么玩笑?不經常上課,能有什么才藝?”

    “小伙子,你還是回去復讀一年,考上華戲的普通專業再來吧!”

    不管是兩邊的學生還是在場的評審們,臉上多少都帶上了一些失望和不屑。

    不過也有例外,比方說郎文星、劉子夏和韓俊青。

    郎文星有這種表情,是因為他就是中學輟學就來京華打拼的,他學歷不高,也沒經過什么系統的經紀人培訓、企業培訓……不照樣創建了價值上百億的文星娛樂傳媒集團?

    劉子夏呢?今生雖說他是學院派,但是他前世可是孤兒出身,也沒怎么上過學,可是憑著自身的努力和堅持,同樣站在了歌唱界的頂端,而且還投資娛樂公司,成了某知名傳媒公司的高管!

    而韓俊青呢?不知道老韓同志為啥會沒有不屑和失望。

    臺上的劉凱,不知道是心理素質好,還是有所依仗,面對所有人的質疑,他并沒有表現出不安或者驚慌,反倒是嘴角掛起了冷笑。

    “咳,請問你要表演什么?”劉子夏出聲問道。

    “唱歌!”劉凱吐出了幾個字,“港島劉天王的《寒雨》。”

    《寒雨》是港島劉天王的代表作之一,并且他的作曲、作曲者,就坐在小劇場里!

    韓俊青,沒錯,就是韓俊青!

    “我是在等待一個女孩

    還是在等待沉淪苦海

    一段情默默灌溉

    沒有人去管花謝花開……”

    音樂響起,劉凱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臥槽……這個劉凱,和劉天王的聲音好像啊。”

    “閉上眼睛來聽,這聲音簡直和劉天王一毛一樣啊!”

    “他們倆都姓劉,不會是有什么親戚關系吧?”

    歌聲一響起,在場的不管是評審還是學生們都愣住了,這聲音,真的和原唱好像啊。

    “無法肯定的愛,左右搖擺

    只好把心酸往深心里塞

    我是在等待你的回來

    難道只換回一句活該……”

    歌曲在繼續唱著,但是不管是劉子夏還是聲樂導師吳雷,全都皺起了眉頭。

    “不對!”劉子夏皺眉道:“盡管這首歌的歌詞沒有變,但是這首歌的曲調變了,這才使曲子和劉凱的聲線特別匹配,絕對是專業人士幫他改的曲子。”

    對于這首《寒雨》,劉子夏還是很熟悉的,因為這首歌和他前世的《冰雨》的曲調一樣,而且歌詞的話,除了細微的地方有所差異之外,幾乎沒什么變化。

    這個世界的版權意識很強,一首本身在版權協會注冊了版權的歌曲,如果出現被外人改動的話,那就是侵權。

    劉子夏扭頭看了看旁邊的幾名評審,只是除了吳雷在皺眉之外,作為主審和這首歌詞曲創作者的韓俊青,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

    他的嘴角甚至都勾了起來,臉上還出現了享受的表情。

    對于胡一凡、常遠、葉林濤以及郎文星而言,聽不出這首歌曲調的變化來很正常,畢竟他們又不是專業玩音樂的。

    可是韓俊青不同啊,這貨可是娛樂圈頂尖的音樂制作人,而且這首歌的創作者還是他,沒理由聽不出來啊?

    難道……貓膩,絕.逼有貓膩!

    ……

    “還是愿意接受最痛的意外

    最愛的女孩……”

    當整首歌唱完,在小劇場里的所有人都開始鼓掌,不管這首歌是不是涉嫌侵權,終究是一名歌者的親情演繹,理應得到尊重。

    “不錯,這首歌唱得很舒服,盡管是在模仿原唱,但總體來說還算不錯。”最先發表言論的,是胡一凡。

    憑心而論,今天所有選中的學生里,男生中,這個劉凱絕對是最有偶像氣質的,也難怪連胡一凡都心動了。

    “一凡說地不錯,雖說他唱得不是很完美,但是也很不錯了!”常遠也笑了起來。

    “我覺得,以他的條件,完全適合以‘愛豆’歌手出道!”葉林濤分析道:“現在‘愛豆’特別受年輕人,特別是年輕女孩兒們歡迎,以他的條件,完全可以的。”

    愛豆就是偶像的英文中譯!

    “好!”韓俊青聽到評審們的話,臉上的表情更開心了,“劉凱,恭喜你……”

    “等一等!”劉子夏打斷了韓俊青,“不能選他!”

    “不錯!”吳雷的臉色有點難看。

    “為什么?”郎文星也有些奇怪了。

    “有兩點!”劉子夏沉聲說道:“一個是這首歌曲子被改了,涉嫌侵權,另外一個……”

    說到這里,劉子夏環顧四周,道:“劉凱唱得確實不錯,但是他太執著于模仿了,這樣反倒失去了自己的聲音!”

    “對!”

    吳雷站起來說道,“練習生的話,是可以選他,但是他的演唱風格已經固定了,不論是從聲音還是動作,都在模仿劉天王,就算后期想讓他改,恐怕都改不過來了。如果選了他進公司的話,怕是歌唱將與他無緣,只能走表演路線了。韓老師,你說呢?”

    韓俊青現在已經是面無表情,他靜靜地聽完劉子夏和吳雷的話,這才開口說道:

    “首先,關于歌曲侵權!我想問問,你們可知道這首歌的創作者這是誰?”

    “韓老師,別鬧,不就是你嗎?”吳雷說道。

    “你還不傻!”韓俊青瞥了吳雷一眼,“這首歌是我給劉凱改編的!現在還存在侵權嗎?”

    啊?

    所有人都吃驚地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思議地看向了韓俊青。

    舞臺上,劉凱終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刺耳的笑聲,仿佛在嘲笑劉子夏他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至于第二點!我覺得更不是問題了。”韓俊青冷漠地收到:“劉凱本身的聲音就和劉天王很像,但是他的聲線比劉天王要更加粗獷一些,等從練習生出道的時候,我會親自為他打造一張專輯的!”

    臥槽,這什么情況?

    什么就以練習生的身份出道啊?

    現在還是練習生招聘呢,你現在就整出個練習生身份出道,是有多看不起在坐的這些學生們啊?

    擺明是內定了,黑幕,絕對的黑幕!

    “但是韓老師,我們今天是為公司招聘練習生,而不是模仿生!”

    劉子夏作為特約嘉賓,還是很正直的,而且他作為曾經的傳媒公司高管,很清楚旗下藝人的運作:

    “我們所需要的,不是一個只會模仿別人的人,我們希望公司培養出來的練習生,不論是演唱風格還是聲音,都是屬于自己的,而不是第二個會唱《寒雨》的劉天王!”

    “你閉嘴!”

    韓俊青還沒說話,舞臺上的劉凱先發飆了,“你有什么資格說我?你自己還不是一個靠網絡紅起來的幸運兒?要不是有人把你唱歌的視頻發到了網上,誰認得你是誰啊?要我說,我唱的歌,遠比你要好聽地多!”

    嘩!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個名叫劉凱的年輕人是真牛.逼啊!

    現在連公司的待定練習生都不是,竟然就敢懟公司的簽約藝人,牛,是真牛的一匹!

    這回,不光是周圍的學生們了,就連郎文星和幾位評審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這還沒進公司呢,就敢懟‘前輩’,這要是進了公司,還不翻了天去?

    “小伙子,說話注意點!”吳雷臉色嚴肅地說道:“我們只是在說一個事實,并不是在批評你,希望你能夠正確看待。”

    “吳雷老師!”劉凱看著吳雷,“我也是在說一個事實,如果有人把我唱歌的視頻發到網上的話,絕對也會被公司給看上的。”

    我靠,正面剛啊!

    盡管小舞臺劇場里面的學生并不多,但是聽到劉子夏、吳雷和劉凱之間的對話之后,全都變得興奮了起來。

    這擺明了是要現場撕.逼的節奏啊!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