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都市言情 -> 娛樂超級奶爸

第四百九十四章 暴躁的岳父大人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自從那天,夏月工作室的唐一帆,一個電話打到李夢一手機上之后,劉子夏突然發現,這事不行啊!

    李夢一可是孕婦,怎么能讓她拿著手機呢,萬一再有輻射怎么辦?

    于是,劉子夏好說歹說,最后更是強行把李夢一的手機給要了過來,放進了抽屜里。

    只有在每天早晨和每天晚上睡覺之前,劉子夏會點開李夢一的手機,像是助理一樣,幫她讀手機里的電話、短信甚至是微訊。

    好在李夢一不是那種矯情和霸道的人,要不然的話,早就和劉子夏打起來了。

    這不,倆人出門了,李夢一的手機就留在了家里的抽屜里。

    看著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王文靜愣了一下。

    “這倆人去哪了,怎么也不拿手機啊?”

    王文靜可不知道劉子夏已經把李夢一的手機給沒收了,并且所有的電子產品都已經和她絕緣了。

    她拿著手機有些猶豫,是接還是不接呢?

    畢竟他們劉家人也從來都沒見過親家,而且聽李夢一那天的解釋,她的父親和母親對劉子夏意見特別大。

    如果接了的話,說什么呢?

    而且這是別人的**,她一個做婆婆的,在未經兒媳婦同意之前就接了她的電話,這不等于是窺探別人**了嗎?

    越想越覺得不能接的王文靜,干脆把李夢一的手機給關機了。

    眼不見為凈,耳不聽不煩。

    不過這件事還是要告訴李夢一的,萬一她父親找她有事呢?

    想到這里,王文靜掏出手機給劉子夏撥了過去。

    ……

    距離上次去上滬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檢查已經過去一周了,劉子夏這次是帶著李夢一去做常規孕檢了。

    畢竟劉子夏也算是‘有人’的主兒,去了有醫院的人全程跟著,很快就做完了檢查。

    這會兒,倆人正開著車往家里趕呢。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

    兩人正閑聊著,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車里的彩色小屏幕,是劉子夏的母親打過來的。

    “喂,媽。”劉子夏摁了一下屏幕,接聽起了藍牙電話。

    “子夏,夢一把手機落家里了,剛剛她父親給她打電話來著,我沒接,你看是不是讓夢一給家里回個電話?”

    王文靜很簡短地敘說了一遍。

    “媽,什么時候打過來的?”李夢一問道。

    電話是擴音藍牙,所以李夢一也能聽見王文靜的話。

    “就剛剛。”王文靜說道:“上面還有7個未接,應該都是你父親打過來的。”

    “好的,媽,我現在就給家里回過去。”一聽還有7個未接電話,李夢一也有點急了,還以為出了什么事情呢。

    “那行。”王文靜說道:“你也別急,有什么事解決不了的話,告訴我們,咱們一起想辦法。”

    “好。”李夢一匆匆回了一句,就掛斷了電話,扭頭對劉子夏說道:“子夏,幫我撥一個號碼。”

    家里的電話號碼,不管是父母親的,還是他們單位的電話,李夢一都記得很清楚。

    劉子夏點點頭,開始撥通電話。

    嘟嘟嘟!

    十多秒的等待之后,電話接通了,一個低沉的男聲傳了過來:“喂,我是李云莛,請問您哪位?”

    “爸,我是一一。”李夢一有些焦急地說道:“您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是您的身體還沒恢復好?還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半年前,李夢一的父親做了一次闌尾炎手術,術后恢復地很好,只是需要去醫院復查幾次。

    算算時間,最近這幾天應該也到了復查的時間。

    “是一一啊,怎么,你這是換手機號了?”李云莛一聽李夢一的聲音,總算松了口氣,說道:“我沒什么事,家里也沒事。”

    “哦,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家里出什么事了呢!”李夢一輕撫胸口,提著的心總算放松了下來。

    “家里沒事,但是你有事!”李云莛說道:“你這丫頭,咱們之前可是有過約定的,一周給我和你媽打個電話,現在可倒好,你看看距離你上次打電話都過去多長時間了?”

    聽到這話,李夢一愣了一下,這才想起來,已經有兩周沒給家里打過電話了。

    也難怪家里會不放心她,接連打了好多個電話過來。

    不過,還不都是劉子夏鬧的,不光把她的手機給收繳了,所有的電子產品也一樣都沒給她留。

    沒有手機,還打什么電話?

    狠狠瞪了罪魁禍首劉子夏一眼,李夢一說道:“對不起,爸,我最近在山里拍戲,經常沒有信號,所以手機就留給晶晶姐保管了,這不我剛從山里出來嗎?”

    在家里人和劉子夏之間的矛盾沒有解決之前,李夢一是不打算透露自己懷孕的消息。

    畢竟打折腿的威脅,還是很強大的。

    “夢一,你就算工作忙,也要給家里報個平安啊?”

    李云莛苦口婆心地說道:“要不然我和你媽得多擔心你啊?還有,你去拍戲了,月月去哪了?別告訴我,又安排她去那個小子家里了?那個不負責任的魂淡,沒資格帶月月!”

    本來這件事和劉子夏沒一毛錢關系,可是說著說著,就扯到他身上去了,這讓開車的劉子夏是一臉的生無可戀啊!

    有些歉意地看了劉子夏一眼,李夢一繼續說道:

    “爸,我都說了,那次我們倆就是一個意外,您怎么就不能釋懷呢?還有,子夏對月月很好,月月也很依戀子夏,您總不能讓月月做一個沒有爸爸的孩子吧?”

    “屁!”

    李云莛這個教書育人的文化人,說起了粗話:“他要是負責任的話?在你生月月的時候,他在哪?在你辛苦帶月月的時候,他又在哪?哦,月月現在懂事了,他蹦出來了,要把月月給搶走,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咳咳……”

    劉子夏一口氣沒憋住,直接咳嗽了起來。

    “……”

    李夢一沉默了,電話那頭也沉默了下來。

    可是緊接著,電話里就傳來了一道暴怒的聲音:“一一,剛剛咳嗽的是誰?是不是那個魂淡,你們倆是不是在一塊呢?”

    我勒個去,這老岳丈的第六感也忒強了一點吧?

    這世界上男的多了去了,為什么一下子就聯想到他身上去了?

    “爸,不,不是……”李夢一剛想回話,這個時候劉子夏打斷了她,示意她不要說話。

    清了清嗓子,劉子夏說道:“伯父,您好,我是劉子夏!”

    ……

    濱城,濱城三中副校長辦公室。

    李云莛在聽到劉子夏的自報家門之后,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

    在沉默了有將近一分鐘的時間之后,他狠狠地一巴掌拍在了辦公桌上,咬牙切齒地說道:“好小子,你可算出來了!”

    這么多年了,李云莛一直都清楚地記得,在六年前的時候,李夢一抱著一個嬰兒回家的樣子:

    憔悴、疲憊、無助、可憐……各種形容詞,都無法描述李夢一當時的模樣。

    看到自家寶貝閨女這幅樣子,李云莛都快崩潰了,他紅著眼珠子,強行壓抑著怒火,詢問孩子的父親是誰。

    可是不管他怎么問,甚至都差點以脫離父女關系來威脅她,李夢一就是都不肯說。

    要不是瞧著月月那可愛的小臉蛋,聽著她咿咿呀呀的嗓音,李云莛的怒火,怕是早就在當年就已經爆發出來了。

    一名東關老爺們兒的怒火,想想就覺得可怕!

    前年時間,劉子夏和李夢一的事情,在娛樂圈、在華夏鬧得沸沸揚揚。

    李云莛、云美娜夫妻倆,在多方打聽之后才知道,感情劉子夏就是月月的親生父親,就是當年你那個一直都沒有現身的‘負心漢’!

    這還得了?

    那個讓自己閨女未婚先孕,一個人帶了孩子4年多的混蛋就這么現身了,而且還和閨女高調地宣布在一起了?

    這能忍嗎?

    當然不能忍了!

    當時,老李同志的怒火那是‘噌噌噌’地往外冒,在網上悄悄買了把菜刀,甚至連前往上滬的火車票都已經訂好了。

    要不是李夢一的母親攔著,怕是李云莛已經在派出所了。

    后來,又是因為月月幫劉子夏求情,李云莛才又放下了心頭的怒火,只能逼著李夢一承諾,和劉子夏離婚,不能和她住到一起。

    原本以為自家閨女答應下來,這件事就這么完結了。

    嘿,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再一次出現了,并且還和李夢一出雙入對的。

    這么多年以來,積累已久的怨氣和怒火,就像是火焰山一樣騰騰燃燒了起來,根本就壓抑不住了。

    ……

    “伯父,我和夢一是真心相愛的,我一定會照顧……”

    劉子夏怕一會被刺激地踩油門都踩不了,就把車子順到了路邊,打算和李夢一的父親好好聊一聊。

    “別跟我叫伯父,誰是你伯父了?”

    李云莛很直接地打斷了劉子夏的話,“我警告你,離我們家一一遠遠地,像你這種不負責任的魂淡,沒資格和一一在一起,還有,我給你一天的時間,馬上和我們家一一去離婚,我們家一一自己也能過得很好,用不著你來照顧她。”

    劉子夏不說話還好,一說話,李云莛火更大了,繼續罵道:

    “你欺負一一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一一愿意不愿意?一一懷月月的時候,你盡過一天男朋友的責任嗎?月月從小長到4歲,你做過作為一名父親應該做到的事情嗎?像你這樣,不仁不義、拋棄妻子的家伙,我們李家高攀不起!”

    到底是高級知識分子,罵起人來都是一套一套的。

    不過劉子夏并不生氣,有的只是無奈。

    因為平心而論,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月月身上的話,他恐怕比李夢一的父親還要激動。

    李夢一的老爹至少還能把怒火壓下去,像劉子夏的話,早就一個五禽戲的熊晃,就把對方給晃死了。

    所以劉子夏不生氣,他只是在想怎么才能勸說李云莛,同意他們倆在一起。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