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潛行追兇

第183章 魚目混珠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對于今天的季雪艷而言,雖然知道有未知危險,可因為有卓樂峰的承諾,她非常安心。因為她信任卓樂峰,也相信她的好運氣。

    如往常一樣,季雪艷又是很晚才下班。只是卓樂峰并未和說的那般來接自己。好在她已經熟悉了夜間小路,也知道在某個角落或許存在著危險。走著走著,她的心從一開始的緊繃慢慢變得松弛。因為她已經接到卓樂峰的信息,卓樂峰就在旁邊。

    異樣的腳步聲從旁邊傳來,季雪艷不覺加快了腳步,當她轉身進入一個巷子口時,忽然感覺到眼睛被什么東西蒙上。一只有力的胳膊勒住她的脖子,而季雪艷想要掙扎,卻發現自己根本使不上對等的力道。

    一種恐懼涌上心頭,但是轉瞬即逝,因為緊跟著她聽到一個男人的慘叫,再然后,她身上的束縛瞬間消失了。

    當季雪艷睜眼時,他看見卓樂峰正帶著幾個人將一個男人摁倒在地。在一旁,張文寶更是拿著鐵棍,指著地上的男人叫囂道:“膽可真**肥,都敢上門欺負我們吉祥街的女人。給我狠狠的揍。”

    幾個年輕小伙子雨點般的拳頭揍在那人的身上,打的他是哇哇直叫。卓樂峰生怕打出人命,只是讓眾人教訓一番就趕緊住手,這種人還是得交給警方來處理。

    之前是尾隨,但是現在可是直接上手侵犯,加上可以查查他前幾日的記錄,想必這人這次是跑不掉了。

    看著那人的面孔,卓樂峰警告了幾句!他感覺到此人精神有些恍惚,猜測是否又是喝了酒!

    很快,警方趕到現場,他們在了解情況后將那人帶走,同時也對季雪艷等人做了筆錄。這次是徹底抓住現行,那人必然要有牢獄之災。季雪艷算是解除危機,必然得感謝一番。從派出所出來后,她主動邀請眾人前去宵夜。

    張文寶自當樂呵,那些今晚過來幫忙的小年輕也有對季雪艷垂涎,都是屁顛屁顛的跟了過去。

    本來卓樂峰想退出這種場合,可張文寶和季雪艷都說今晚最大的功臣可是卓樂峰,便是無法拒絕,也跟著一同前去。

    之前除了和張文寶還有陳宇然,卓樂峰還沒有和吉祥街的這群年輕人聚聚過,今晚難得湊在一起,大家也是敞開樂呵。眾人說話聊天,發現很多人小時候都曾在一起玩耍過。卓樂峰甚至還和其中的兩人做過同學。這更是讓卓樂峰感嘆,他以前對吉祥街是不是過于疏遠了。

    直至過了十二點,張文寶才說散場,臨走之前,他還偷偷叮囑卓樂峰幾句:“江俊彥那小子也不知道給華總喝了什么**湯,華總現在對他是極為信任。特別是吉老大出了事,被警方控制后,華總成了吉祥街派系最大也是幾乎唯一的主事人。華總變得更加謹慎,而凡事都喜歡咨詢江俊彥。我看江俊彥那小子不簡單,你最好以后多多防著點他。”

    江俊彥有多少本事,卓樂峰最清楚。如胡楚光所言,江俊彥如果真的走歪路,那是相當可怕。

    “多謝哥們提醒,我心中有數。如果以后還有什么有關江俊彥的消息,也請你第一時間通知我。”

    “這事好說!咱們都是吉祥街的哥們,而江俊彥是個外人,我心中親疏清楚。”張文寶壞笑的指了指站在不遠處的季雪艷,嘿嘿笑道,“好了,也不跟你廢話了,你趕緊送雪艷那小野貓回家。你小子艷福不淺,雪艷那小野貓可是不少人盯著的搶手貨,如今和你真的勾搭上了。”

    “額,其實不是你想的這般!”

    “得得得,少跟我裝蒜!大家都是男人,這點事情有什么大不了。只是你如今和余友泰的妹妹在一起,我勸你還得悠著點。余友泰是有名的寵妹狂魔,至于那個余菲娜,確實是個尤物極品。可萬一她是個蛇蝎美人,給你這么一刀。哈哈!所以啊,你在外面偷吃,可是得記得把嘴巴擦干凈。”

    真的是跟張文寶沒啥共同語言,卓樂峰可不是那種朝三暮四腳踩兩條船的人。他自感自己和季雪艷只是好朋友關系,且心中沒有男女之情。

    將這波人支走后,卓樂峰還是決定送季雪艷回家。當然,因為跟蹤者已經被抓住,卓樂峰也不用今晚繼續留下來陪季雪艷。

    告別時,他提醒季雪艷還是得注意安全,而季雪艷也終于將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卓哥,你為何確定那個人會攻擊我。”

    “這也是曹姚白天問我的問題。”卓樂峰顯得很得意,“我之前已經初步判定跟蹤你的人有愛情躁狂傾向。屬于跟蹤狂中的愛情狂躁者。這種人會對另一個人保持一種幻想,幻想這個人只屬于自己,且純情如一。但是,當這個人發現對方對他們的所謂愛情發生背叛,且此人并非如他所想的純情時,這時候的愛情狂躁者會顯出躁動,繼而產生暴力針對目標者的行為。”

    說完這些,季雪艷總算明白了:“哦,難怪你讓我拍那些寫真,就是讓他覺得我不在純情。同時你和我在一起,且說來接送我,就是讓他感覺到自己被感情背叛。你這么做,就是想讓他自己跳出來。”

    卓樂峰不好意思的點點頭:“這也是不得已的手段。我們還不知道他要跟蹤你多久,所以只能就此將他逼出來。而因為要將他逼出來,我也只能……嘿嘿。”

    “噗,卓哥,你不用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怕我誤會。放心吧,我可是清楚你有一個天仙般的女朋友。”季雪艷嘟嘟嘴,“我有自知之明的!”

    “額,其實你挺好。”

    “挺好就是還不夠好咯!”季雪艷笑顏如花,顯得很輕松。招招手,她指了指樓上,道,“今天多謝卓哥幫我搞定麻煩,還送我回家。我也不請卓哥上去喝茶了,回見。”

    確實如歡快的小野貓,季雪艷蹦蹦跳跳的消失在樓道之中。她的聲音回蕩在卓樂峰的腦海,只是感覺親切。

    不知不覺,卓樂峰這三天和季雪艷待在一起的時間已經遠遠超過了余菲娜。直至回到家中,卓樂峰才意識到有什么地方不妥。本想問候幾句,只是時間已晚,他又不想打電話打攪余菲娜。只道明天再去問候。可明天永遠等來未知的麻煩。

    經過這兩天的操作,菊楨干那邊的走賬已經基本完成。接下來就要通過大筆現金交易完成最后的洗進洗出。只要最后的步驟完成,那之前菊楨干涉及到flunitrazepam和其他毒品原材料購買的款項將會徹底洗白。

    為了保證最后的資金進出不出問題,菊楨干再次派出梁谷村和梁一凡來到安京市配合卓樂峰完成操作。一大早,他們兩人就從桐縱縣開車來到安京市,隨后就電話約好卓樂峰見面。在三人吃過早飯后,他們便開車前去幾家銀行提現。

    一直到中午,完成現金提現后,他們又開車前往一家工廠。通過之前泰一擔保借貸公司的操作,這家工廠目前已經完成了股權轉讓手續。梁谷村會代表菊楨干用這筆現金直接收購這家工廠,完成資金洗白。而同時,通過泰一擔保借貸公司的投資平臺,他們會從其他投資渠道中以投資的方式將這筆資金重新打入到菊楨干的賬目下。

    卓樂峰第一次接觸洗錢過程,他感嘆這些人的狡詐!但是他更加希望能將這些人現場抓獲,從而逼出幕后的大魚。同時他還留意到一個細節,在提現過程中,梁谷村和梁一凡曾將另外一袋不是從銀行提取的錢混入其中。他也問了句這是為何,但是梁谷村卻笑而不語。

    當到了那家工廠后,現場其實只有四個人在操作。梁谷村用現金和所謂的工廠代理人完成買賣,而梁一凡則盯著筆記本電腦,隨時留意菊楨干那邊傳過來的賬目變化。

    這邊現金入賬,那邊資金就會進入菊楨干的其他投資賬戶。卓樂峰聽到梁一凡不斷向梁谷村匯報金額,卓樂峰這才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每次資金額度其實存在細微差距。而這種細微差距如何填平?估計和混入的那袋錢有關。只是很顯然,那袋錢也有問題。

    現場的操作接近尾聲,忽然外面傳來騷動。工廠內四人都循聲望去,猛然發現外面竟然開進來兩輛警車。

    “媽的,怎么回事?”梁谷村大驚失色,一把提起混入的那袋錢。他本想扔到梁一凡手上,可看見梁一凡正在追逐之前的工廠代理,他才明白,這恐怕是中套了。那個工廠代理人有問題。

    也不管其他的錢,梁谷村只是提著這包錢掉頭就跑。卓樂峰緊隨其后,看見前面又有兩個警察沖過來,他趕緊抓住梁谷村躲到旁邊的坑洞中。待到那兩個警察沖過去后,他這才拉出梁谷村,道:“這包錢到底有什么問題?”

    梁谷村滿頭大汗:“當流動現金不足時,有時候填帳偶爾會用假鈔。”

    這群人瘋了,不僅涉毒還和假鈔交易有關!卓樂峰真想親手將梁谷村抓起來,但是現在他顯然還不能暴露。

    兩人從工廠后門翻墻而出,梁谷村一個踉蹌跌倒在地,在卓樂峰攙扶下又勉強朝著停放在那的車輛而去。將那包錢剛剛扔到車上,忽然砰的一聲槍響又讓梁谷村嚇得癱軟在地,他還不忘坐在那里揮手,沖著卓樂峰喊道:“快走!找個地方將那包錢處理掉。只要這包錢不落入警方之手。其他問題我們都可以想辦法掩蓋,快點!”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