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原來我在小說里

一百五十七章 布局天下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清晨,齊平川身心愉悅的醒來,不過發生了些尷尬,畢竟大飽眼福了裴昱和商有蘇性感可愛的現代裝,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夢中有位不知名火辣美女,三百回合血戰。

    好吧……

    齊平川承認,三個回合。

    一定是因為做夢這玩意兒和實戰完全是兩個概念。

    齊平川堅決認為他沒問題。

    于是有些苦惱,總是這么做夢可不是個事,也不知何時才能日有所思夜有所日。

    當然,不針對商有蘇和裴昱。

    心愛的女子,不容言辭玷污。

    但是可以有其他女子嘛,封建王朝,成功男人不來個三妻四妾說得過去?不來幾場露水姻緣算什么主角?不讓幾個青樓大家倒貼對得起主角光環?

    沒道理的事嘛。

    出門,就發現小蘿莉商有蘇笑瞇瞇的站在門口,手中托著杯子、柳枝和一包漱口粉,眉眼彎彎笑意吟吟,“哎呀呀呀,公子起床啦。”

    這樣的畫面似曾相識,可是自穿越來后,齊平川不太喜歡這么被人侍候,商有蘇已經很久沒有等著他起床了。

    無故獻殷勤!

    齊平川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本能反應的捂住荷包,“還沒發薪!”

    商有蘇眉頭一挑,“不要錢喲公子。”

    齊平川警惕萬分,“那你想干什么?”

    商有蘇呵呵直樂,“瞧你緊張的,我又不吃人,就是看公子辛苦了,覺得我近來沒怎么盡到丫鬟的職責嘛。”

    齊平川半信半疑的接過。

    你還丫鬟?

    你都是咱家的女主人好么,我才是你奴仆。

    話說回來。

    心里莫名的覺得有種賤賤的小幸福。

    吃早食期間,廚房里不斷傳出水聲,齊平川略有好奇,飯后丟下碗筷去廚房看了一圈,口瞪目呆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我擦……

    商有蘇買了這么多鯽魚回來?

    還這么多豆腐!

    這是要喝鯽魚豆腐湯?

    幾天幾夜也喝不完這么多鯽魚和豆腐啊!

    鯽魚豆腐湯催乳,而且豐胸。

    她受了什么刺激?

    話說回來,要是商有蘇這青梅風情掛一身裴昱的秀甲天下,貌似并不和諧,會破壞她身上那股屬于初戀的味道。

    嗯……不過。

    我還是喜歡!

    山無棱天地合,不論商有蘇是青梅風情的蘿莉,還是將來成長為或妖嬈或高冷的御姐,她都是我齊傲天欽點的女主。

    齊平川樂呵呵的交待了幾句,說公子我去送行楊蕘和符祥,回來殺魚熬湯,你切好蔥花,順便弄點小米辣回來,公子給你做個涼拌鯽魚。

    齊平川穿了新衣衫,沒有穿公服。

    他現在越來越不喜歡公服。

    而穿長衫就不一樣了,如漢服一般,一身白衣,大袖長擺,腰間再掛一柄挽霞,端的是濁世里一翩翩公子。

    頗帥!

    剛出門,遇見陳歆慕帶著小桃前來。

    幾天楊蕘要出發去京都,從雙陽到京都要不了一年,不過老教諭說過,楊蕘書讀的夠多,現在缺的是行萬里路。

    所以楊蕘這一次,會沿途各種逗留參加各種學會。

    在科舉之前趕到京都即可。

    而符祥昨日已出師,陳弼把該教的都交給了他,剩下的就看他能否舉一反三,今日要跟著陳歆慕一起回山里當土皇帝。

    歷來縣以上城池,都會在離城十里的地方修一座長亭。

    所以古詩詞中有十里長亭之說。

    又名折柳亭。

    古人送別,大多是開春之后,是以折柳相送,寄寓平安。

    一般來說,得關系好才十里相送。

    符祥和楊蕘兩人,和齊平川等人關系不怎么好,但大家對兩人寄以厚望,何況陳歆慕也要回去,是以送到折柳亭。

    陳弼、齊平川、老王,三人。

    江捕頭沒來。

    他有些郁郁不得志,本以為陳歆慕撂挑子不干,他就能丟開捕頭一職去領兵,不料竹籃打水一場空,極度的希望之后,是極度的失落。

    斷案如神的江捕頭,心依然在沙場熱血。

    符祥此次離家,帶著年邁雙親。

    楊蕘只帶了個書童。

    以他的身份,按說楊府應該傾巢而出。

    楊蕘為此心里苦。

    他有些懷疑是不是親生的了。

    早些日子回家一說齊平川安排的事情,父親楊只笑瞇瞇的說了句挺好,一點也不擔心他會不會被齊平川滅口,其后還說要資助符祥。

    別說,還做到了。

    第二天就著管家去符祥家里,丟了三十里銀子就跑,臨走之前不忘告訴符祥雙親,千萬別讓符祥知道了,否則他肯定要送回來。

    讀書人有氣節。

    不是嗟來之食。

    今兒個將遠行,楊蕘起床后以為府上一定會大張旗鼓為自己送行,那知道老半天才從小妾被窩里爬出來的父親一腳將自己踹飛,就說了一句。

    莫忘初心。

    然后該干嘛干嘛,讓自己孤苦伶仃一個人出遠門。

    寒暄一陣。

    最后齊平川大手一揮,對符祥說道:“打破這渾濁世道,掃**清八方,還天下一個海晏河清,是我齊平川之所愿,然人力有窮,需人才共襄之。還請你為我等,打造出一個進可望天下退可守平安的根據地,總有一天,星星之火燎原,屆時天下那副畫卷,你我共繪之,以求一個國泰民安的大同盛世。”

    符祥悚然。

    抱拳作揖,彎腰到底,“若你真有此念,我符祥愿以碧血飼之。”

    齊平川呵呵一笑,“這是漂亮話。”

    話鋒一轉,“我內心的話其實很簡單,就是希望你為我們打造出一個穩定的后方,再圖謀天下,一展我等凌云抱負。”

    符祥愣住,旋即哈哈一笑。

    他喜歡。

    前面的漂亮話,和后面的真心話,如果齊平川能做到,他符祥欽佩至極。

    楊蕘在一旁哈哈一笑,樂道:“我呢?”

    不對我說點漂亮話?

    齊平川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躊蹴了一陣,說道:“只能送你一句話:莫忘初心。”

    我沒滅你口算你狗屎運了。

    楊蕘翻了個白眼。

    你是我爹啊。

    怎么說的話一模一樣。

    齊平川繼續道:“你若能不忘初心,等將來天下大勢變化,你會發現,我們必然志同道合,那一日,你在京都,我在雙陽,左陳弼右符祥,則人間清寧萬民安康。”

    對付讀書人么……就一個詞。

    大義。

    果不其然,符祥和楊蕘聞言很有些感動。

    兩位讀書人對視一眼。

    覺得這一次被逼的選擇,其實也不是那么糟心,甚至有點……

    嗯,順心。

    畢竟在兩人看來,中了科舉在朝中為官,也很難扳倒把持朝政的左相和陸炳,連唐沽都做不到的事情,他倆還是有自知之明。

    那便成了為左相和陸炳當官。

    為虎作倀。

    既然齊平川心系天下,那我等讀書人豈有不愿意為之碧血養勢。

    江山誰坐,很重要。

    因為三綱五常。

    誰坐江山能讓天下太平,能讓盛世煌煌,更重要。

    梁室幼帝做不到。

    那就將這一腔大義,寄托在齊平川身上。

    齊平川折了兩根柳條送給符祥和楊蕘,對兩人輕聲道:“一路平安,若得大鵬一日同風起,莫忘天下為先之初心。”

    兩人做揖回禮。

    陳歆慕帶著小桃,和符祥一家,走向地平線上的群山,楊蕘帶著書童,迎著太陽走向另外一邊。

    許久之后。

    符祥回頭,看向遠處楊蕘的身影。

    楊蕘有所感,回頭看符祥。

    兩人沉默不語。

    這一去,天各一方,人間妖嬈畫卷,你我誰先落筆,誰能畫出最美風光?

    他日相見,你我可還能執杯共飲?

    一左一右背道而去。

    于是在這觀井天下,齊平川重重的落下了一撇一捺。

    一個人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