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都市言情 -> 飛刀戰神在都市

第473章 祁東斯的心頭事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李蓉霏微笑著點點頭,忽然又繼續說道:“還有,在身體恢復之前,不準喝酒了啊,今晚是給你一次特例。”

    對于李蓉霏霸道的關心,劉辰非常享受,“好,我答應你,親愛的老婆!”

    “我才不是你老婆呢!”李蓉霏瞥了一眼劉辰,傲嬌地揚起了自己的臉。

    劉辰想起了什么,突然保持了沉默,當初老爸一直希望自己能夠早日成家,自己年紀也確實不小了,跟李蓉霏的感情也一直非常穩定,也許是時候考慮結婚的事了,找個時間和李蓉霏商量一下這個事情吧,對了,很快就是她的生日了……

    “你怎么了?生氣了?我不是那個意思啊……”李蓉霏見劉辰突然沉默,以為他聽到自己的那句話而生氣了,忙不迭地進行道歉,她可不希望因為自己把玩笑給開大了。

    劉辰見李蓉霏那么緊張的樣子,心里忍不住笑了出來,但臉上還是那副表情,想借著這個意外而試探一下李蓉霏的想法。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劉辰望著李蓉霏的雙眼,期待著她最真實的想法。

    李蓉霏撇了撇嘴,說道:“我以后肯定會成為你老婆的呀,只要你不嫌棄我。”

    劉辰終于忍不住將內心的喜悅之情躍然臉上,他輕輕地捏了下李蓉霏的臉蛋,“我怎么會嫌棄你呢,傻瓜。”

    李蓉霏像是個孩子似的被劉辰捏著臉蛋,乖巧的模樣很是可愛,但沒想到劉辰接下去的一句話,讓她有些抓狂。

    “,長胖了嘛。”

    “你才長胖了呢,我消瘦了很多好不。”李蓉霏委屈地為自己辯解道,這些日子為劉辰的事,她確實瘦了很多,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早上梳頭的時候甚至都會出現掉頭發的現象,這讓一向愛美的李蓉霏有些難受。

    劉辰從李蓉霏的表情中看出了自己這次確實失言了,忙反過來向她道歉:“對不起,我說錯話了,我知道這段日子以來你過得很煎熬,我不該胡亂說話,對不起。”

    在外人看來,劉辰是個兇狠的鋼鐵硬漢,但在家人朋友面前,大家都知道他也有柔情細膩的一面。

    劉辰的道歉配上他的表情,李蓉霏也不忍心生氣了,只是用一個“警告”的語氣讓劉辰下不為例,“以后不準你說我胖,我真的胖了,也不準說。”

    “好好好,你什么樣子我都會喜歡。”劉辰無奈而又幸福地笑了笑。

    對話中,李蓉霏又提起了今晚吃夜宵時談的事情,問道:“對了,你打算怎么安排唐西詩的工作?”

    劉辰一邊換衣服一邊回答道:“就按照今晚在飯桌上說的那樣,她是個好女孩,也有能力,我會讓她站上更高的舞臺。”

    李蓉霏有意無意地問道:“你是不是對所有好女孩都是這么熱心啊?”

    劉辰衣服還被完全拉下來,停止了手上的動作,轉過身去驚訝地望著李蓉霏:“你什么意思啊,當時你也在場,你不也是同意的嗎?”

    “是啊,我能不同意嗎?”李蓉霏似笑非笑地說道,不過她意識到自己的話會引起劉辰的誤會,忙解釋道:“你別誤會,我沒吃醋。”

    “額……”李蓉霏都主動這么說了,劉辰一下子無言以對,只要不吃醋就不會有什么事。

    李蓉霏只是怕劉辰在飯桌上說了酒話,但剛才那一番對話,她知道劉辰是認真的,便不再擔心什么,畢竟不能讓劉辰失信于人,而且還是唐西詩這么好的女孩。

    “到時候你親自帶她過去對吧?”

    “當然,我在她會放心。”

    李蓉霏提醒道:“但是你這次重新回來,那邊的人知道嗎?春雨,還有其他一些高層領導,他們以為你在那次事故中死了呢。”

    劉辰在茶幾上拿起李蓉霏給他準備的醒酒茶,說道:“這你倒是提醒我了,我會抽時間回一趟羅曼俱樂部,讓他們知道我又回來了。”

    “嗯,要我陪你一起去嗎?”

    “不用,到時候讓武勝陪我一起去,那種場合不太適合你。”

    “哦。”

    第二天清晨,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好日子,金黃色的陽光灑落在大地上,映出一抹抹通紅的色彩,祁東斯的眼睛在溫熱的陽光照射下,漸漸睜開,他第一時間向馮俊的病床望去,只見馮俊依然呼吸均勻地閉著眼,既沒有好轉也沒有異常,另一頭的陳子強,則靠在床頭玩手機,他的狀況比昨晚要好太多了。

    祁東斯掀開被子下床,伸了個懶腰走向了窗邊,外面的空氣似乎每一天都更加新鮮,空氣中的渾濁之氣被耀眼的陽光一掃而盡,不知不覺,他又抬頭望向了十幾公里以外的中興街方向。那個方向,有自己一手經營的叢林部落,還有那個關于紀霖淵的夢想。

    祁東斯又想起了紀霖淵,不知道這個時間點,她醒來了沒有,那晚在星光酒吧宿舍里發生的一幕幕,不停地在腦海中閃現,關于紀霖淵難得的一次真情流露,他深受觸動,他覺得自己也應該勇敢點,直接點,將自己內心的真實選擇告知對方,坦白不一定是正確的選擇,但一定是誠實的選擇,在感情中,沒有人傷得起。

    就在他陷入自己艱難的思緒中,病房的門敲響了,“進來。”陳子強對門口說道。

    得到允許后,門被打開,進來的是歐陽藍,她在這里過夜不方便,祁東斯給她安排了附近的一家賓館住下,當然,用的是假身份證。

    歐陽藍拎著一大袋子早餐進來,一進門便問道:“馮俊哥他怎么樣了?”

    “還是老樣子,昏迷不醒。”祁東斯轉過身朝著歐陽藍走去。

    “來,吃早餐了。”歐陽藍將手中的早餐放到桌子上,一份一份拿出來,還有馮俊的份兒,她以為馮俊會醒過來。

    雖然馮俊的情況讓他們有些沮喪,但還是懷著樂觀的心態耐心等待,這不,正當他們在吃早餐的時候,護士端著盤子進來了。

    護士小姐給馮俊換了一些東西,做了一個簡單的檢查,查看數據后興奮地說道:“患者的各項指標已經趨于正常,相信很快就會醒過來。”

    這對于祁東斯他們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好消息,他們激動得歡呼雀躍起來,陳子強甚至開心得從床上跳下來。

    護士小姐見到這一幕,忙叮囑道:“你腿上還有傷,悠著點。”然后又轉頭對祁東斯說道:“以后味道這么重的早餐不要帶到這里來吃,多喝點白粥有助于消化。”

    祁東斯低頭一看桌子上的油條和韭菜餅,略顯尷尬,歐陽藍忙不好意思地說道:“好,下次不會了,下次不會了。”

    護士小姐點點頭,瞥了祁東斯一眼,然后又一副冷面表情走了出去。

    祁東斯吃完早餐,決定去一趟星光酒吧,把心中的一個重要的事情給解決了,馮俊暫時還昏迷著,這段時間也無法進行重大行動,先把感情的事解決清楚了,到時候才能夠心無旁騖地執行任務。

    “強子、小藍,你們在這看一下,我出去有點事。”祁東斯準備轉身離去。

    “你要去哪里?”這次歐陽藍突然問起了祁東斯,讓祁東斯有些措手不及。

    “去見一個朋友。”

    “哪個朋友?”

    祁東斯沒想到歐陽藍會追著問那么細,他不可能真實地說出自己去星光酒吧找紀霖淵,也不可能透露出劉辰的事,如果編造一個人物或者地名,被歐陽藍打破砂鍋問到底,不就露餡了嗎,歐陽藍是搞刑偵出身,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祁東斯決定向歐陽藍坦白:“我去一趟星光酒吧,找紀志淵有點事。”

    歐陽藍雙手背在身后,微笑著仰起臉說道:“我還以為你想去找紀霖淵呢,找紀志淵你干嘛還這么遮遮掩掩的。”

    祁東斯本來沒感覺到什么,但聽了歐陽藍這么一說,嚇出了一聲冷汗,“這……女人的直覺也太準了吧,簡直可怕啊。”他在心里暗自驚呼道。

    “額,呵呵,我沒有遮遮掩掩啊,那我去了。”祁東斯不敢直視歐陽藍的眼睛,尷尬地笑了笑,馬上轉身就走。

    走出病房,祁東斯立刻感覺到了一陣輕松感,剛才面對歐陽藍的時候,仿佛被一雙銳利的雙眼給審視著,渾身不自在,一股強大的從眼神里迸發出來的壓力直沖胸口。

    坐上車子,為了驅趕心中的不安和罪惡感,他打開了音樂,一邊聽著舒緩的音樂一邊往星光酒吧駛去。

    二十分鐘后,祁東斯來到了星光酒吧,酒吧門口,小晴和小欣正在打掃衛生,稀疏幾輛車子停在停車場,但沒有看到紀霖淵的那輛車。祁東斯將車子停到一旁,撥打了紀霖淵的電話。

    紀霖淵似乎還沒有起床,用朦朧的語氣問道:“誰啊?”

    祁東斯用一個新的號碼撥過去,所以紀霖淵的手機上并沒有記錄,他回答道:“是我,祁東斯,你還沒起床啊?”

    “額,還沒有,嘿嘿,你怎么那么早打電話給我了,有什么事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